淺談版畫的藝術市場

<文/黃椿元>

此次造訪於馬德里舉辦的「2011西班牙版畫博覽會」除了驚嘆在一片景氣下滑的聲浪中在地「平民收藏家」逆勢不墬的買氣,以及有如全民運動般蜂湧的進場人氣,當然還有大型的藝廊及版畫工作室搬出Pablo Picasso、 Antoni Tàpies、Joan Miró…等超級A咖原作的傲人才(財)氣!從前如同童話故事般被教育著關於「版畫」原作市場的普及性、流通性於博覽會期間「真實地」上演著。

台灣的版畫藝術市場雖然相對規模較小,發展的現況也不如歐洲國家的市場規格,但發展模式卻也大同小異;初略可將在藝廊或藝博會等常見的版畫原作分為以下三類:

(1)版畫家及工作室的原創版畫
由版畫或其它種類創作媒材的藝術家,於版畫工作室中親身或透過印版技師的協助所完成的版畫作品,此類的作品藝術原創性高,能充分表現版畫獨特的視覺呈現表情與張力,例如於博覽會中所見Pablo Picasso的蝕刻銅版畫,忠實表現出其令人驚歎的造型能力及流暢的筆線;亦或是版畫家針對特殊的版種及技法作出最細膩極致的完美演出,如Ramiro Undabeyaia的彩色美柔汀作品,展現了技法本身的無可取代性。

(2)名家複製(版)畫
非版畫類創作媒材藝術家的作品,因市場或是其它的商業考量,採以「限量」複製的方式使其作品具有複數。例如於博覽會中所見Francis Bacon的複製版畫作品,將其原有的油畫進行精密的分色,再各自製作成版而後套印,色墨的堆疊微妙為俏。此類的作品先有一件已完成的「原作」再經由工作室技師專業的團隊分工模仿再製,近期無論東西方許多作品具備市場價值及增值淺能的藝術家,皆有複製版畫的發行,以滿足各種收藏群眾的需求。

(3)裝飾性版畫小品
不同於傳統的版畫工房重視特定版種或技法,博覽會期間所見的裝飾性版畫主要呈現的是較富有當代設計美感的小尺幅作品,通常為四開以下尺寸,用色精簡,主要呈現單一主題的抒情畫面結構,配合版印特有印墨質感及因壓印而存在於印紙上的深淺印痕,充分表現出版畫特殊的視覺層次,作品售價一般介於150~250歐元(約折合新台幣6,000~10,000元)適合居家擺設及收藏;此類型的作品也是博覽會期間最受到歡迎的熱銷商品。

西班牙版畫博覽會一行,對筆者而言一項重要收穫是看見了一個馬德里當地版畫畫會的經營模式。這個團隊在博覽會的會場編號是C5,因此打從發現他們以來,從仍滯留馬德里一直到回台灣與朋友的分享,皆用「C5」來稱呼他們,他們營運推廣的方式也就被簡稱為「C5模式」。

C5團隊至2011年已成立14年,成員大多是美術老師、設計師以及少數的全職版畫家,人數維持在12~17位之間,成立以來也接連參展了此一博覽會14回,以去年9000歐元的場租估算,團隊投注於展出的成本累計相當可觀,而在閒談間得知,2007年以前,歐洲經濟未有明顯異狀之際,每年團隊成員可因參展獲得可觀的收入。他們以平分展牆的方式分攤場租;例如去年共14位團員參展,每位恰好分得1米長的展牆,由於展出皆是小品,又可上下掛置,有的成員可以掛上8、9幅作品;每位展出者在屬於自己展牆的下方,還擺置了一個可以提供翻閱的圖架,展示未裝框的作品,連同牆上畫作,平均一位藝術家展出作品約30件左右,可以等同於一次小型個展了。藝術家也可以中途更換個人上展牆之作品,做輪流展示。所有的展出開支包含場租、文宣、桌椅及儲藏空間費用等由參展者平均分攤,收入歸屬藝術家個人,銷售成績如何則各憑本事,有良性競爭也有友善支援。

「C5」團隊展出的作品特色之一便是不使用太過繁複的技法,用色也十分精簡的小品版畫,展出的質與量都有一定水準,售價則定於100~300歐元之間。筆者在此提出一些有趣的觀察與大家分享:團隊作品以簡潔圖像為主,十足具備當代設計美感、簡易的印製技法也降低材料及製作上的時間成本,定價更合乎當地大眾購買能力、複數性的作品統一擺置展場邊的小庫房避免重複及雜亂、作品有清楚版種與作者介紹的標誌卡片,產出過程明確、為了方便藏家攜帶,他們統一訂製了瓦愣紙夾保護作品,紙夾上以刀膜挖洞作為把手,經濟實用…種種細節的注重,應該也是博覽會期間「C5紙夾」伴隨人潮隨處游動的主因。正式展出的四天當中,每日「收攤」前夕,筆者總以各種理由離開B12(台灣)展區,目的便是到「C5」作銷售成績的「紅點數量考察」。這些因作品售出貼上的紅色貼紙,密密麻麻的散落在作品畫框旁的展牆上,展期結束前一天,筆者仍假借欣賞動機在心理暗暗計數著紅點數量,繞了一圈以後記住了「73」這個數字,但也發現還有更多的紅點被貼在提供翻閱作品的圖架上,以及架上包覆著未裝框作品的透明塑膠套封面,「驚訝」之餘,同時也打消了筆者「統計數量」的念頭。

身兼節目主持人、作家、收藏家等多重身分的蔡康永與他的好友陳冠宇合著「你買這個作什麼?蔡康永和買畫的朋友們」(2010 Smaart智富文化出版)一書中也鼓勵新手收藏家在經驗不足且預算有限的情況下或許可以考慮將準備購買的「一幅」油畫原作轉為選擇收藏「三幅」具知名度的藝術家限量版畫。另一個例子,3月份(2012),筆者到日本參訪,偶然與版畫藝術家中山隆右老師的閒談聊到:日本在1970~80年代,建商推出買新成屋送原作版畫、車商推出買TOYOTA送原作版畫、飯店及旅館的大廳、走廊、客房掛的也都是原作版畫…日本被稱作「版畫大國」名符其實,當然,日本版畫家作品的精緻程度也有目共睹!在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受到熱烈期待的當下,「版畫藝術」的複數性與流通特質正應該適時扮演「藝術」與「產業」的媒合橋樑;藝術家在作品完成後的限量署名,也等同落實對於作品市場價值的認證,如此相對「較低」價位的「藝術品」當然更應具備有穩定的市場流通條件;與其質疑台灣的版畫市場,不如回頭想想我們是否認真致力於圖像創作及印製上的努力;「價值」與「市場」應當可相輔相成的落實於藝術家原創版畫、名家限量複製版畫或裝飾性版畫小品等可能的面向上。

試想,景氣的好與壞扮演的應是片斷性的波動而不該是整體市場的全貌,更何況乎,台灣的版畫市場並非是沒落而是仍待萌芽成長,因此,創造價等同於是創造市場!「版畫藝術」在民間的推廣,我們其實還有好多事可以做、可以努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