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清的版畫創作

六月中的艷陽天,與版畫藝術家金玉清約訪。訪談的前一天,玉清高分通過了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的論文口試,正是熱騰騰的「版畫碩士」。

在許多版畫展覽及研習的場合裡不難發現玉清的身影,臉上常掛著招牌的靜默微笑,而玉清的作品正如同是作者本身給旁人的感受;安靜的、璞實的、溫暖的,但也透露著絲毫對於人的疏離。

 

關於金玉清

2007年獲選 nb5 第五屆新西伯利亞平面藝術雙年展首獎並於
2009年第六屆新西伯利亞平面藝術雙年展期間獲邀舉辦個展。
2011年六月於北投公民會館舉辦重現記憶的時空情感-金玉清創作個展,並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

 

問:妳的大學同學梅惠清(同為版畫創作者,現職為中學教師)用以下句子形容對你作品的觀察,同意嗎? 追朔過往的生活片段/一種紀錄/溫暖…但透露著對人的疏離感/畫中的物件、家具都有意義但空間物件都並非完整的

金:(呵呵笑)對人的疏離應該是我大學時的作品便開始以「家屋」作為主題,但畫面裡總是缺少了「人」,加上從小我的生活圈就比較狹小…,小的時候我就一直有氣喘的毛病,每當下課同學們嬉戲玩耍時,我都只覺得光是上課就夠累人了,放學之後也只想馬上回家。我的生活圈裡幾乎都是家人,創作題材自然也是,我也非常依賴他們…一直到大學畢業後去了英國半年,生活圈才漸漸的被打開。

問:談談妳到的英國生活及見聞…

金:我當時住的地方比較不算是都會型態的城市,生活的腳步也跟著放慢;生活圈自然的從家人移轉到與完全不相識的陌生人…我當時覺得只要與陌生人搭訕聊天英文就會進步…(笑)。在北藝大求學的過程,董振平老師及劉錫權老師開立了許多的版畫研習課程,更邀請了許多國外的師資到版畫組開設工作坊,讓我對於西方的學習環境有所憧景…畢業後,人到了國外更覺得當時在台灣所接觸到的西方資訊是比較片面性的,人到了現場,產生的撞擊很大…教育環境、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整體文化上與台灣都存有很大的差異…我覺得在台灣所見的創作模式比較是跟隨著國外的流行步伐或是媒體的議題起舞,英國的創作養成環境則非常重視整體而多元的系統化,而且從生活環境中紮根…古典的、當代的、地方性特色的都是。

問:談談異地生活對妳創作的影響以及妳近期的創作。

金:「童年家屋」系列的創作是我從大學時代開始的創作延伸,它是一種對於兒時無憂無慮狀態的回敘和嚮往,因為成長造成的變動而產生的思念過程…
當我回述這些過程時,因為多了時間的距離進而能覺察到「自我意識」的存在及它與〈家屋〉空間的關係。在英國時,我也做了一些「家屋」系列的小品,當時對於「距離」的感受更為強烈,我想就是因為身在異地所造成的。
隨著創作的經歷和體悟,轉向更進一步的心靈築構,創作是一種內心活動的投射,而創作的當下,對我而言是一種積極開創的力量;當選擇每一個對應形式時,我們都不斷與媒材對話…創作幫助心靈提升,藉由創作與生活的互映對話,單一方面由創新感到驚奇而喜悅,另一方面激發了生活中的詩意。

問:訪談的最後,請你以一句話來形容對妳而言版畫是什麼?

金:為了成就,就必須完成:體驗組織、耐力、專注、疲憊、期待、成果、虛脫的過程及感受。

【採訪後記】
看似溫柔親和的玉清,或許容易被歸類成浪漫唯美的典型,做起事來必當是不急不徐才是,然而,採訪的當時,玉清不斷的擔心訪談進行的「效率」問題,同時更不忘提醒筆者如何切入提問重點;談到版畫的製作,更是自有一套「標準作業流程」並嚴格執行「有多少時間和能力做多少套色的座右銘」,再看到最後玉清對於「版畫是什麼」的形容,十足具備了身經百戰的大將之風;取捨之間的絲毫拿捏,全然掌控!祝福玉清邁向新的階段,創作收穫更上一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