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觀大千 –專訪孫文雄老師—孫文雄雕版工作室

<文/陳華俊>

12月19日,初冬,寒流來襲,但在一絲溫暖的陽光照射下,我與學生們依舊抱著雀躍的心情來到位於台北捷運永安市場站附近的孫文雄雕版工作室,因為今天可以見到久違的、親切和藹的工作室負責人孫文雄老師,並再睹他神乎奇技的雕凹版畫作品。

SONY DSC什麼是雕凹版畫呢?雕凹版畫是凹版(銅版畫)最早的技法,直接由一種叫推刀的版畫工具刻製而成,約於十五世紀中期形成,其精隨在於運用精確的線條與金屬特有的表面效果,來表現細膩如精細素描般的畫面。相傳約在1460年間,一位浣衣女子偶然將一件濕布覆蓋在當時佛羅倫斯金匠費尼奎拉(M.Finiguerra, 1426-1464)刻鑿過的金屬版上,正好刻痕中留有凸顯畫面用的黑色顏料,在布揭起後形成了印製圖案。這個故事說明銅版技法的出現與中古時期強大的金屬工藝傳統有密切關係,當時的金匠習慣在金屬刻鑿表面後,將硫與煤煙混合塗入刻鑿後的凹槽中,然後壓印在紙上,來掌握刻鑿作品的效果。銅版作品只要將硫與煤煙混合物替換成油墨就算完成,由金匠製作的金屬刻鑿作品過渡到印製版畫,就如同印製布料花紋到單頁木刻的過程一般水到渠成(參考劉興華先生所著–閱讀歐洲版畫,頁20,三民書局)。

在當時,雕凹版畫被大量運用於地圖、風景、人物、醫學、建築與百科全書等需要精緻描繪的印刷品上。五百年後的現今,市面上的鈔票與早期的郵票,很多也仍都是由雕凹技法製作與印製的。當我們細看鈔票上的國父遺像、中山樓、國父紀念館、櫻花鉤吻鮭、美麗的帝雉,就可發現它們都是由一些有粗細變化的線條所組成,透過欣賞百元、千元大鈔,我們就可領略雕凹版的技法之美,並讚嘆其技法所需之精細、精確與精密,這些功力可要十年二十年才能到達熟練的程度,孫老師就是以上我提到的圖案的製照者!

SONY DSC孫老師是國內雕凹版畫製作最為專精的版畫工作者,1957年,初中剛畢業,年滿十五歲的他便進入中央製鈔場,學習雕凹技法擔任雕版師的職務,至今版畫創作已經有五十五年的歷史,可說是國內雕凹技法版畫家的國寶級老前輩。雖然早期進入中央製鈔場只是為了找一份足以溫飽的工作,然而孫老師卻也因稟賦優異的美術天分,使他在十幾名競爭者當中被挑選為當期唯一的雕版師,從事鈔票版面的設計與製作工作,期間多次被派往日本歐洲學習進修,1986年師法中國鈔券雕刻前輩趙俊先生指導要點、日本名雕刻家壓切剩造先生技術要則,使其技法更為精進,1990年隨同趙俊先生參觀上海與北京印鈔場並與雕刻同儕進行交流。孫老師同時也以製作毫芒微雕來訓練自己的專注能力,他曾在一顆米粒上書寫145字的國父遺囑;一根頭髮上寫下全首滿江紅。事實上工作已經不僅僅只是工作,多年沉浸於雕凹版製作,版畫已經深深融入他的骨子、裡生活中,是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因此讓他存有推廣雕凹版畫的使命感,因此在他2007年退休之際,成立孫文雄雕版工作室。

老師的版畫工作室約20坪,可分為三大部分:個人工作間、展覽室兼教室與廚房。當我們一進門映入眼簾的是老師的個人工作間,房間左邊擺了一台四開壓印機,中間是個人工作檯,右邊則放了一具全台僅存的縮版機,縮版機的功能在於複製版子,可將大件的作品稿子複製成小件作品,整個房間約3坪大小,依稀可以感覺到老師在此辛勤創作的味道;展覽室除了掛老師的作品外,尚有一張大工作桌,供學生來上課時刻製版畫使用,整個工作室給人窗明几淨、一塵不染的感覺,可讓人感受到藝術家的嚴謹一面。

我們一邊喝著老師特調的咖啡一邊聊起老師的作品,他在古典雕凹技法上鑽研多年後,興起一股創作的衝動,除了目前工作所需之外的作品是否尚能有所突破?最後在延用其專業技法中,他嘗試著從媒材與表現空間上著手切入,進而發展出透明壓克力板雕刻藝術。其特殊之處在於利用壓克力版的透明特性,在上下兩邊刻上圖案線條並塗上各色油墨,利用壓克力版本身的厚度造成視覺上的誤差,以形成立體的空間錯視,透過純熟的雕凹技法刀工,配合壓克力厚度與光影折射,呈現出強烈的立體效果和閃耀的特殊美感。這時壓克力版畫中的版,不再只是單純傳遞轉印圖像於紙張上的媒介,而由幕後走向台前,收回圖像主導權,展示版自身的光彩與內涵,正如孫老師想向世人昭告的,他不僅是一位職業所需的雕版師,同時也是一個版畫創作者,是一位藝術家。

SONY DSC說到職業雕版師,老師感嘆到雕版的易學難精,簡單的只要一把推刀就可以作出一件版畫作品,然而要刻出美麗精細的線條,卻要好幾年的萃取磨練方能取其精華。往昔雕版師大多存在於各國的製鈔場中,然而歐盟成立後,各國貨幣統一,導致許多雕版師都失去了工作,加上現在的年輕人多數不願意花死工夫去鑽研單一技法,而電腦的興起,也讓各國製鈔場考慮採用電腦繪圖軟體以節省花在雕版師的人事成本上,雕凹技法在世界各國中正慢慢的流失,因此如何延續這種古老傳統的雕凹技法,尋找更多有興趣的年輕人,就成了老師最大的職志,也是老師成立工作室的最大原因與推動力。

2007年老師已經65歲了,但仍然對版畫充滿熱情與活力,願意投入心血在工作室的成立與從事版畫推廣活動,益顯其老當益壯。回顧自己年方不惑,卻一堆疑惑在身,對版畫創作多所遲疑,失去熱忱,不禁感到慚愧。今天與老師一番暢談之後,終於又讓我對版畫創作蠢蠢欲動,感覺一絲活力注入心頭,心中暗想該向老師學習他的熱忱才對,聊著聊著老師忍不住又要開始跟我們示範他的獨創印版技術,因此這次採訪活動最後演變成雕凹版研習活動,在學生一片驚嘆聲中我們開始印起老師的版子,而忘了原先來訪的目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