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椿版畫

<文/許維頴>

版畫工作室給人的第一印象通常就是「冷門」,不是那麼被大眾普及化的理解,但仔細思考,版畫其實是最親近人群的藝術,它易於分享流通、不會高不可攀,也許版畫工作室可以站在這樣的立場,提供需求者好的服務。

樹林,輕工業區的巷弄中,一所為藝術家與畫廊信賴托付製作版畫作Exif_JPEG_PICTURE品的工作室,篳路藍縷地邁入了營運的第六年。2007年的夏天,工作室主人黃椿元利用研究所畢業前的最後一個暑假,在好友董明晉、徐詠倫的施工協助下,以最可能節省的經費,在這裡打造一所小型的工作天地,並以「椿版畫」(Tsubaki Print Studio)為工作室命名。那年的秋天,椿版畫接下了第一件版畫委託製作案開始,這個研究生便一腳踏出呵護他成長的校園,展開一連串探索、冒險的創業旅程。

黃椿元,從一個研究生過渡到椿版畫工作室的主持人,他原初的想法單純,只是試想著找尋關於自己專業、熱情和市場需求的可能交集,做為未來的工作,但對於市場需求這個面向上,坦白說毫無所悉;椿版畫並不是因為看到市場需求才成立的工作室,或者說,這個需求是工作室主人自己想像出來,認為可能會有、應該要有的,在成立之前,台灣也少有成功的前例可循。

為了要讓工作室能順利的營運,黃椿元於成立前便發想了幾種可能的面向,例如版畫藝術教育推廣、版印文創商品開發、藝術家作品委託製作……等等;而其中承接藝術家版畫作品的委託製作是椿元最有興趣的方向;能夠在簡潔寬敞的工作環境中,面對圖像、紙張和油墨所提出的各種挑戰,以實驗的方式克服疑難接著製作量化,對他而言是最有趣的生活,更重要的,能與許多優秀又有創意的設計師、手作工作者合作,創造出更多點亮人們生活的作品,並且經過思考與計劃,將版印這項原本工具性較強的創作,以更輕鬆有趣的方式傳遞出去,讓人感覺到藝術不再遙遠。

Exif_JPEG_PICTURE每一個椿版畫的案子,都讓黃椿元遇到自己都無法預料的人事物,而其中,版印藝術品委託製作更每每成為新挑戰。在所有的椿版畫的工作裡,版印藝術品委託製作案是被投注以最大部份心力的。每個合作案的到來,都令椿元戰戰兢兢,非格式化的業務,其挑戰很多,首先,下一個案件都會是全新的經驗,原因在於作品必須符合藝術家個人化的需求,包含藝術家各自的個性、各自的要求及作品風格。再來就是如何在有限的預算及資源下,達到雙方認為最好的合作狀態。大家一定更難想像,椿版畫居然也是個「看天吃飯」的行業,因為氣候的變化,不論是溫度或是濕度,都是控制紙張、油墨變化的重要變因,所以美麗的藝術品能順利完成,還真的是老天保佑呢!

常有朋友讚許椿元能夠將理想與興趣變成維生的工作,其實在這理想性的外衣之下,擔心、害怕、氣餒、抱怨等等可是一點都沒少過,因為對很多朋友來說:「版畫?那不是已經進博物館的印刷術嗎?」別說這些人,就連對椿元自己而言,在以版畫為志業的路上,就好像自己奮力生起一支火把,走在能見度只有一公尺的迷霧裡。他坦言,光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讓椿版畫走到今天。一起創造椿版畫的、一起在椿版畫工作過的、一直熱愛版畫並樂於分享的、給與椿版畫工作機會的、不斷給椿版畫鼓勵和建議的,以及那些在這個島上各個角落推動著版畫藝術前進的朋友、夥伴們…;這些、那些,都像是無數支火把一樣,讓椿版畫成為幸福的工作室。

1990年,火盒子版畫工房成立之初,藝術家周孟德送給創辦人之一的陳華俊老師一句話,「恭喜了!版畫界又多了一位烈士!」,椿版畫工作室成立時,身為學長的陳華俊同樣也把這句話送給黃椿元。我想,烈士就是眼睛裡閃著火光、內心燃燒著火焰,總之就是充滿熱情的人種吧!並且,在烈士還未陣亡以前,應以英勇的鬥士之姿,好好笑看版畫人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