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山火盒子
 
 
 
陽明山火盒子

火盒子版畫工房

一、星星之火–工房的成立

1990年,台北陽明山上永公路上一處有著六十年歷史的破舊三合院裡,我們這些剛自文化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啜飲著曼特寧咖啡。昏暗的房間內,路易斯‧阿姆斯壯沙啞的嗓音吟唱著爵士名曲"wonderful world",中,討論著版畫界的現況。

有感於國內版畫資訊之不足,以及無一製作場所,版畫在藝壇之分量微薄;談著談著,大夥豪氣頓發,何不自己成立個工作室?既可有自己的創作空間,亦可當作聚會空間。是故,1991年元月,火盒子版畫工房在三合院一個角落成立。

火盒子創始成員有蔡宏達、顧何忠、張堂庫、陳華俊,「火盒子」一詞乃自謂對藝術的熱愛與執著(不限版畫),雖以我們微薄之力,願終能「紙包不住火」,以星星之火足以燎原之勢,如黑暗中的燈籠,綻放光明,為社會負起藝術家該有的努力與責任。火盒子成立的宗旨在於推廣版畫教育,做為藝術家與群眾之溝通橋樑,版畫技法、觀念、知識的應用、交流、分享之處。如何使群眾了解版畫並非僅止於艱難的技術,它也有隨手就地取材、輕易製作,並能自由發揮的簡易技法;而透過版畫的製作過程,使人們更了解並進而能夠欣賞版畫精髓,使版畫融於一般大眾的生活之中,便是我們的目的。

工作室早期身處陽明山,交通不便,設備簡陋,因此只能當學生做作業的場所,實質上比較接近藝術家的個人工作室。1996年初,工房負責人,我的好友蔡宏達因故病逝,享年29,此時當初的成員,均已因各自的理念相繼離開工作室,火盒子幾乎名存實亡,因為不忍且帶著紀念老友的心情,我繼續著工作室的運作,並思考火盒子的下一步。1997年終,房東林先生告訴我他山下士林有一層樓想要出租,我想,這大概是宏達要我繼續走下去,完成當初我們的夢想吧?難道我的才華就要淹沒在日復一日的,只有付出而無收穫的教學之上嗎?我不是一直都想當個藝術家嗎?如果我們不知道是否還有明天,何不趁早做自己想做的事?一念之間,我決定將工作室遷往士林。

二、前輩說:「又多一個烈士」–士林火盒子的版畫教育推廣

1998年士林火盒子工房照

1998年士林火盒子工房照

1998年士林火盒子成立,企圖提供一舒適、安寧之創作場所,希望能讓使用者有回家的溫馨感覺。開幕當天熱鬧非凡,許多朋友與版畫前輩都來共襄盛舉,不過令我印象深刻的,卻是當天周孟德老師的一句話:「恭喜了!版畫界又多了一位烈士!」,這句話激起了我的鬥志,我心想,一定要將工作室撐起來,讓大家知道版畫也可以作為謀生的工具。當然,僅憑鬥志,這對一個版畫工作室而言是不夠的,事實上我真的成了烈士……。因為剛開始時,工作室的學生只有零星的個位數,花了幾十萬裝潢費,但我根本不知道如何招生,也不知道如何經營工作室。

面對每個月只有幾千元的收入與空蕩的工作室,坐落愁城,我開始心慌!光記得偉大的理想,卻忘了該得先要謀生,逼不得已只好再踏上當老師的路途,這是當初我所拋棄卻又得重新面對的工作。

然而出來也有有趣的地方,至少我可以隨心所欲,也可以接觸外在的環境,讓火盒子朝向真正的工作室邁進!2000年台北市立美術館主辦第九屆、2002年第十屆「國際版畫雙年展」,展出單位將參觀火盒子列為活動之一;甚且我們參與二○○四年國立台灣美術館所主辦的「國際版畫雙年展」其版畫研習活動的部分設計與執行。以第九屆國際版畫雙年展為例,這是「火盒子」首次與官方合作的版畫活動,也是工作室自開放以來辦得最大的活動,在此之後更開啟我們與美術館配合的管道。本次版畫展適逢千禧年,台北市立美術館以此作為版畫展擴大舉辦的理由,籌畫了「版圖走透,藝術集遊」的大型活動。期許結合民間藝術機構的活力及能量,以空間及時間為縱橫座標,在大台北地區進行延長及擴大的藝術影響力,因此尋求台北市內眾多畫廊與版畫工作室,以捷運作為連結點,讓觀眾藉此參與捷運線上的畫廊與工作室內所舉辦的活動。

「火盒子」作為配合單位,在工房舉辦「十年‧火盒子──工房成員展」(1999/12/18至2000/01/16),展示火盒子成員近十年來的版畫創作、介紹藏書票的「彩印藏書票展」(2000/01/12至2000/02/16)、版畫新秀劉世巍個展「肢體、線條、抽象」(2000/04/01至2000/04/30)。除在工作室舉辦展覽外,工房亦配合北美館的免費親子版畫製作,提供簡易的版種──珍珠版與橡膠版,讓父母陪同子女共同創作。

這次活動提供並檢驗我們的理念,一個私人工作室,以政府介入提供大量資源的情況下,我們能作到什麼地步?就展覽而言,我們從介紹自己開始,引進版畫的近親──藏書票,進而提供年輕版畫家展覽場地,作為發表創作的空間,也讓大眾滿心歡喜地帶著自製的版畫回家。整個活動熱鬧無比,我們發現群眾對版畫興趣盎然,在壓印的過程當中充滿期待,在掀開畫紙的那一剎那的驚喜,令人動容。

2007紙凹版一版多色蕭雅心老師授課情形

2007紙凹版一版多色蕭雅心老師授課情形

三、願像盛裝著烈火的盒子,把光和熱奉獻給人們

然而如果扣掉官方資源,我們還能如此成功嗎?現實的答案是──不行。國內私人版畫工作室的負責人大都以藝術家為主,而藝術家通常是財政捉襟見肘或不善理財的,因此工作室的財務是很大的問題。再多的理想若無經濟的支撐便無法實現,而為了支撐工作室的存在,我們又往往得花費多數的時間在外謀生,以至於無法兼顧工作室的事務與推動,這是一個魚與熊掌的難題。

一個理想的狀況是,工作室間的合作支援,包括大學版畫教室資源共享與整合。目前各工作室各有專精,我們可以就各自所長互相彌補,讓版畫學習者得到更多不同的師資與創作經驗。透過工作室間的人員技術交流,亦能提升各工作室的能力。然而我們更需要的是讓更多的人知道版畫是什麼?除了口耳相傳、文宣廣告,這些所得到的效果並不大。理想狀況之二則是公家機構或私人企業之結合,工作室因對版畫教學具有豐富的經驗,故能因應不同條件設計相符的課程。除了學校教育,若能與公家機構或企業社團活動結合,一方面可將藝術帶入企業,達到藝術普及的效果;另一方面工作室則達到推廣之目的,並因認識版畫的人口增加,無形中增加了藝術消費的人口。

2008平板研習營林仁信老師授課情形

2008平板研習營林仁信老師授課情形

目前國內版畫工作室的推動仍處於披荊斬棘之階段。今天社會大眾對版畫的了解依然不足,甚至藝術家與畫廊都未必有正確的概念,視版畫為沒有藝術價值的印刷品,或僅將版畫作為油畫水彩的複製工具。而版畫製作所需的高技術,及佔據場地的版畫設備與工具,亦是它無法如油畫水彩之類普遍推動的阻礙。

我們想說的是,版畫雖然是由印刷術演變而來,然而它可被視為藝術品的理由與其他藝術品是一樣的,正如我們亦可發現早期的繪畫只是附屬於建築的裝飾品,但如今已是獨立的創作媒材。版畫只是藝術家利用印刷工具及印刷術作為創作媒材的一種藝術,其正當性是無庸置疑的;這並不因為版畫本身特有的可印多張的複數性,與必須間接透過壓印的過程完成而不能直接手繪的間接性而有所打折。藝術品的價值在於作品本身給人的感動與否,而不在於這個藝術品是否「只有一張」。「只有一張」僅能影響藝術品的「價格」而非「價值」;然而今天我們卻常以某件藝術品的價格來衡量它的價值,如此倒果為因,便落入以貌取人的錯誤陷阱。

2009暑期版畫專班

2009暑期版畫專班

國內各個版畫工作室狀況如人飲水,然而即使在這艱困的狀況下,工作室仍願燃燒自己,誠如同界人士所言「烈士」般地為版畫奉獻。僅獻上蔡宏達為工作室寫的一首短詩,作為工房介紹的結尾。

如火般,蘊藏在內心不停地燃燒驅動著 前進 他們是這角落的光和熱 即使霓虹滿天 也不退卻獨佔鋒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