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有輝與林雪卿攝於塞爾維亞展覽會場版畫典藏畫廊前
 
 
 
鐘有輝與林雪卿攝於塞爾維亞展覽會場版畫典藏畫廊前

記塞爾維亞展覽及國際藝術村駐村 (上)

<文/鐘有輝‧林雪卿>

一、偶然的際遇與曲折的入境

其實,在委託旅行社辦理簽證手續時,旅行社說我們兩國沒有邦交,簽證不容易,除非有政府機関的邀請函,因此也不抱太大的希望。…因我們兩國並無邦交,簽證必須送到日本或中國北京辦理。花了三個月時間,終於拿到完全看不懂的塞爾維亞駐中國大使館開立的簽證,確定可以成行,剛好畫展可以和駐村計畫同時進行,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鐘有輝與林雪卿在塞爾維亞展覽開幕時與策展人和畫廊負責人合影

鐘有輝與林雪卿在塞爾維亞展覽開幕時與策展人和畫廊負責人合影

人生際遇就是那麽奇妙和偶然,記得2009~2010年我們應邀至中國深圳觀瀾版畫原創基地國際藝術村駐村創作版畫前後兩次,認識了許多各國來的藝術家朋友,塞爾維亞共和國的萊卡就是其中的一位。我們因相互之間欣賞對方的創作內容與方式,而時常相約去吃飯或喝咖啡聊天,駐村結束時大家也互相交換在基地創作的版畫作品、資科與連絡方式。沒隔多久萊卡就傳來訊息邀請我們至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版畫典藏畫廊個展。版畫典藏畫廊是一家頗具歷史,在東歐知名度很高的畫廊,我們馬上將畫冊及資料寄上,答應去辦雙個展。其實,在委託旅行社辦理簽證手續時,旅行社說我們兩國沒有邦交,簽證不容易,除非有政府機関的邀請函,因此也不抱太大的希望。

為了要有政府関的邀請函,萊卡找到了塞爾維亞國際版畫展的策展人,同時也是斯圖德尼查修道院國際駐村計畫的召集人比莉安娜,請市政府邀請我們參加為期十二天的駐村計畫。但因我們兩國並無邦交,簽證必須送到日本或中國北京辦理。花了三個月時間,終於拿到完全看不懂的塞爾維亞駐中國大使館開立的簽證,確定可以成行,剛好畫展可以和駐村計畫同時進行,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因郵寄不便,為了能順利展出,我們用大行李箱自己携帶版畫作品前行。搭機經由香港轉機至巴黎,再轉往貝爾格勒己經是隔天的中午。萊卡親自到機場接機,高大的身裁,一下子就看到,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看到朋友來迎接我們,備感親切和放心。機場離市中心很近,萊卡幫我們租了一間有廚房設備的小套房,便宜又方便。不過共產國家對人的管理很嚴格,我們行李一放進房間,馬上就到附近的警察局辦流動戶口,原本想在警察局門口拍照留念,萊卡勸我們不要惹麻煩,因此沒有照片可以和大家分享。

二、異國的悠閒情調

稍作休息後,萊卡帶我們至薩瓦河邊散步遊覽,讓我們認識貝爾格勒,在岸邊我們欣賞到兩岸船屋和水上餐廳,可以看出塞爾維亞人經過戰事洗禮後,開始享受人生的周末悠閒生活。

第二天依照塞爾維亞人不急的脚步,先將帶來展出的作品送至畫廊,我們才清楚如果作品用郵寄的,海關有檔可查必須打稅。畫作交給畫廊助理後,看清畫廊四周環境,畫廊真的是座落在貝爾格勒最繁華的市中心區。稍作休息後,萊卡帶我們至薩瓦河邊散步遊覽,讓我們認識貝爾格勒,在岸邊我們欣賞到兩岸船屋和水上餐廳,可以看出塞爾維亞人經過戰事洗禮後,開始享受人生的周末悠閒生活。

在多瑙河與薩瓦河的交會的河岸散步,兩岸風景盡收眼底,我們選了一家河畔餐廳FWJ iguana午餐,這家餐廳標榜最好的Food 、Wine、Jazz加上好風光,真正享受到美食和放鬆的心情。或許是假日,河邊騎脚踏車、慢跑和散步的人不少,餐廳生意非常好。這時我才知道過了橋,河的對岸是新貝爾格勒,高樓大厦較多,而舊城老貝爾格勒的建築則保有傳統樣式和塞爾維亞文化特色。

下午走路至附近的卡萊梅格丹堡壘,具有守護貝爾格勒的主要功能,外觀保存非常好,但是內部為了介紹這座歷史建築,用了最新高科技的投影及電子設備。再往高處走,是軍事博物舘,在入口處看到了許多各式各樣的大砲和戰車陳列。進入大門往前走到最高鳥瞰點,則可看到薩瓦河與萊茵河交會河口,景觀極為壯闊。傍晚到ZEPTER MUSEUM私人博物館參觀,有很好的塞爾維亞藝術家的作品典藏展,很後悔沒有交涉要拍照,不過在美術館經營的書店買到了整個展出的畫冊,雖然不便宜,而且很重,但是很值得。

斯圖德尼察修道院聖母教堂

斯圖德尼察修道院聖母教堂

三、意外驚喜

突然有一位塞爾維亞帥哥出現,他告訴我他是第一個留學台灣師大的塞爾維亞留學生,是看到報紙來的。…這時另外一個意外又出現了,一個女孩靠過來說我是台灣人,原來她遠從台灣嫁到貝爾格勒,看到報紙刊出我們要展覽的消息,特地從新貝爾格勒與夫婿開車前來參加開幕。

展覽當天我們提前到畫廊看佈置狀况,專業畫廊工作效率很高,我們的作品是用兩片玻璃夾著以兩條塑膠繩掛上,又快又好,展出效果不錯,值得學習。由於是台灣人第一次在貝爾格勒展出,在畫廊努力的宣傳下,電視、報紙及網路新聞均有新聞報導,因此接近開幕時間賓客及媒體越聚越多,突然有一位塞爾維亞帥哥出現,他告訴我他是第一個留學台灣師大的塞爾維亞留學生,是看到報紙來的。正愁著開幕時該用什麽語言致詞,若用英文大概只有一半塞爾維亞人會懂,於是便用中文說了大概意思,再由帥哥杜馬克將中文翻成塞爾維亞語,成了會場的一大驚喜。這時另外一個意外又出現了,一個女孩靠過來說我是台灣人,原來她遠從台灣嫁到貝爾格勒,看到報紙刊出我們要展覽的消息,特地從新貝爾格勒與夫婿開車前來參加開幕。她說,一踏入會場看到海報上印著中華民國精彩一○○字樣,感動得想哭。

因為這一趟塞爾維亞行,我們除了展出,也參加了隔天要到斯圖德尼查修道院的國際駐村計畫,有幾位參加駐村的各國畫家先抵達貝爾格勒,也都前來祝賀,使展覧更為國際化。

斯圖德尼察修道院國王教堂

斯圖德尼察修道院國王教堂

隔天所有參加斯圖德尼查修道院駐村計畫的外國畫家,包括從丹麥、比利時、美國、塞爾維亞及台灣等十人藝術家在貝爾格勒巴士站集合,乘車前往斯圖德尼查。經過四小時車程,抵達可拉耶佛市後與其他自行來此集合的保加利亞、馬其頓、塞爾維亞南北部藝術家會合,再轉乘小巴士前往斯圖德尼查修道院,抵達修道院旁旅館時已近黃昏。分配好房間,召集人告訴所有來參加駐村的藝術家一些注意事項,上午八時、中午二時需準時到同屬修道院旅館的另一邊餐廳用餐,晚上八點則在住宿的餐廳用餐,因此每天必須經過修道院兩次,可以仔細地欣賞和觀察修道院。當天晚上舉行歡迎晚宴,才知道這個活動是由修道院所在地,塞爾維亞第二大城市可拉耶佛市的觀光旅遊局主辦,己經是第三十六屆了,在東歐非常有名。翻閱前幾屆的畫冊才知道鄰近的日本、韓國、中國都有熟悉的藝術家參加過此項駐村計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