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有輝與林雪卿和可拉耶佛市由必夏市長及各國藝術家合影
 
 
 
鐘有輝與林雪卿和可拉耶佛市由必夏市長及各國藝術家合影

記塞爾維亞展覽及國際藝術村駐村 (下)

<文/鐘有輝‧林雪卿>

四、駐村、訪名勝

在爬高山時是採取修道院的規則,爬行三十公尺等喘氣平息,再爬三十公尺,每人手持爬山杖,依序前進,不得說話,不得超越,爬到六百多公尺高的修道院後果然看到前人用毅力蓋出的不可思議的壯觀隱居修道院。

駐村第二天上午用完早餐後主辦單位開始分發繪畫材料,有油畫及亞克力顏料可供選擇,如果顏色不够,藝術家之間可以互換或以極便宜的價錢添購。畫布每人至少可以有三塊,尺寸在之前己調查,多數畫二十號至三十號居多,活動結束後需贈予主辦單位兩張,其餘可以帶回。此項駐村計畫我們發現到主辦單位的用心,因為參加駐村活動的藝術家,除了國外畫家及塞爾維亞資深畫家外,有三分之一是塞爾維亞的年青畫家,頗有歷練及傳承的意義。

林雪卿於斯圖德尼察國際藝術村駐村創作

林雪卿於斯圖德尼察國際藝術村駐村創作

此後幾天除了畫畫之外,尚安排了修道院名勝探訪,有時爬山,有時乘坐巴士前往,最特別的是主辦單位很注重參加者的安全,雖然除了我們年紀稍長以外,多數都在壯年,但在爬高山時是採取修道院的規則,爬行三十公尺等喘氣平息,再爬三十公尺,每人手持爬山杖,依序前進,不得說話,不得超越,爬到六百多公尺高的修道院後果然看到前人用毅力蓋出的不可思議的壯觀隱居修道院。

在這裏活動的十幾天中,除了畫畫之外尚有每天傍晚四點或五點不定時的至附近或對面山區的登山造訪活動。因為日照時間長感覺可以做許多事,比較有時間走動,修道院和附近隣居都很友善,我們也去拜訪過一位會製作糕餅的隣家女士,曾致贈親手製作的糕點給藝術家吃,當她知道我們來自台灣並且正在貝爾格勒展覽,馬上說她隔天會去看。隔天晚上八時我們正要去餐廳吃晚餐時遇見她,她竟拿著畫廊給她的請帖給我們看,説她很喜歡我們的作品。天啊,她可是顛簸了至少十個小時往返貝爾格勒和斯圖德尼查的路程,就為了去看我們的畫展,真是太感動了。

鐘有輝於斯圖德尼察國際藝術村駐村創作

鐘有輝於斯圖德尼察國際藝術村駐村創作

每一個藝術家都有獨特的表現方弍,雖然主辦單位為藝術家準備了畫室,也有畫架,可是因為取景或思考與創作的方式不同,有的在自己的小房間作畫,有的每天帶著畫布去寫生,站著、坐著、蹲著或趴著,各式各樣的作畫樣子非常有趣。有一天貝爾格勒大學的傑東米爾教授在晚餐後為大家介紹他的創作及教學理念,他是一位資深的錄影裝置藝術家,作品喜歡由觀眾一起來參與演出。第二天果不出其然,他就把畫了一半的畫帶到大家休息喝茶喝咖啡的地方,請每一位藝術家在手上塗抹白色亞克力顏科往畫布上蓋印,便完成了他的作品。在這裏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個休息區藝術家可以隨時來坐,餐廳侍者馬上會過來為你服務,各式的茶、果汁、可樂、咖啡、啤酒或礦泉水等飲料全部免費招待,但如果不是藝術家則按訂價收費,有時候會在茶點時間也會準備甜點、水果招待,可見主辦單位的另一項用心。

五、行程豐收,盡享人情

鐘有輝與林雪卿和可拉耶佛市由必夏市長合影於國際駐村計畫畫展

鐘有輝與林雪卿和可拉耶佛市由必夏市長合影於國際駐村計畫畫展

隔天大夥收拾行李互道珍重各自返鄉,一位不會講英文的塞爾維亞南部資深藝術家竟贈送了他的小油畫作品給我們作為紀念,我們也以小版畫作品回贈。

駐村到了尾聲,每一位藝術家都將自己完成的作品陳列出來,除了相互觀摩外,也算是成果驗收。由於是可拉耶佛市主辦,觀光旅遊局聯繫了幾家電視及報紙媒體,報導了幾次,因此有許多觀光客也前來參觀。相信這也是宣導文化遺產觀光及促進國際交流的好方法。閉幕式當晚附近的政商名流全都到齊了,可拉耶佛市長親自主持,在拍紀念照時特別把我們抱到中間,並單獨與我們拍照,表示對台灣的友善和嚮往。塞爾維亞人是熱愛歌舞的民族,每天晚餐後一定會歌舞一段時間,當然閉幕餐會連市長都引領高歌助興,愉快成功的結束了十二天的駐村計畫。隔天大夥收拾行李互道珍重各自返鄉,一位不會講英文的塞爾維亞南部資深藝術家竟贈送了他的小油畫作品給我們作為紀念,我們也以小版畫作品回贈。

各國藝術家登山參訪修道士隱居高山的燕巢式修道院

各國藝術家登山參訪修道士隱居高山的燕巢式修道院

我們與駐村計畫召集人比莉安娜搭乘巴士返回貝爾格勒,熱情的當地藝術家為我們辦了歡送晚宴,嚐到真正的塞爾維亞料理。隔天畫廊老闆也安排請助理帶我們乘船遊薩瓦河。河的兩岸風景真的很美,尤其船開多瑙河與薩瓦河交會處,遊艇竟在河中央不動,遊客在此與家人或好友手牽手彼此祝福,真情令人感動。而在河邊的船餐廳用餐,看著來往的船艇穿梭,清風吹來,真是一大享受。下午與畫廊助理回到住宿處,將豊碩的成果打包,帶回台灣,這一趟塞爾維亞之旅終身難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