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村分享 韓國大田版畫駐村遇見金秉柱先生

<文/黃椿元>

初識金秉柱先生應說是被他的作品所吸引!

甫到大田展開駐村的第一日,適逢當地感恩節假期,駐館的韓籍藝術家們都返家過節了,工作室進門的裱板上,貼著兩件待乾的凹版畫,屬金屬版深腐蝕技法,雖然對於銅版畫未曾鑽研,但是看到紙上畫心邊緣的深刻壓痕、複雜套色表層最凸起的金色油墨在午后陽光下折射出細微的金色顆粒,以及顆粒堆聚出的特殊質地…,從一件彩色凹版畫提供出的線索不難判斷勢必有高手在此出沒!屬於是將材質、技法及呈現質感玩弄到成精一類的銅版畫高手!!他是金秉柱先生。

先談談這個「版畫駐村」。

韓國大田廣域市立美術館李鍾協館長,是整個駐村起源的主要推手。1980年代,李館長赴日本多摩大學進修版畫,學成後除了專業技藝也帶著滿腔熱血回到韓國,他成立自己的版畫工房、獨立創作並從事版畫教育推廣,當然,他也經歷了日韓的版畫發展高峰及低谷。隨著當代創作媒材的推陳演進,李館長以「版畫以後」作為一系列展演活動的標題與主軸,期望以版畫的多元技法作創新延展,為這門藝術延續更多的發聲舞台,而「版畫駐村」便是其一,在他的策畫主導之下「大田文化財團」贊助了藝術家的機票、住宿、材料及生活補助,第一屆共邀請了日本、中國、台灣、韓國大田在地以及首爾藝術家合計11位,展開為期兩個月的駐村創作,金秉柱先生也是成員之一。

金秉柱在駐村計畫中除了是創作者,在成員間也扮演了「大哥」的角色!

「版畫以後」駐村計畫的成員來自不同地方,專長版種也有所不同,駐村期間創作者除了作品上的討論,也會各自以擅長的技法相互做技術支援,在以銅版畫為主的駐村工房中,技術超群的金秉柱因而成為「一哥」。他工作時總是以快速俐落的手法處理完成每一個步驟,並且對任何一位成員的協助請求有求必應、使命必達;日籍藝術家川島悠嗣和首爾大學研究生李恩慶都是專攻平版,他們把握機會向金秉柱討教各種凹版腐蝕技法,「一哥」從不藏私每個步驟必定仔細的示範。中國來的藝術家朱昌森老師也是銅版畫高手,擅長以細點腐蝕搭配刮磨刀,能做出類似美柔丁技法的精美套色凹版,但朱老師初到工房,就面臨了許多工具材料上使用習性的困擾;「這兒飛塵箱總不工作!怎麼飛都不黑阿!」、「怎麼這兒不用刮磨膏兒呀!」、「這寒冷紗跟我們那兒不一樣,不好使!」工房裡雖沒有其他人可以聽懂中文,朱老師總還是左顧右盼後才輕聲跟我訴苦,金秉柱雖不明白朱老師所言何事,只見試印的樣本,就拉著朱老師往腐蝕室比手畫腳去了。我也與朱老師相同有著材料使用不習慣的問題;兩款當地購買的煤油型的絹印油墨,彼此卻不能相溶,無法混色、網片輸出、溶劑取得在這個鮮少人製作孔版的工房哭訴無門,金秉柱藉由帶大夥兒到首爾看展覽的機會,一項一項領著我購齊材料。陪著我到韓國駐村的維穎也在他與朱老師兩位高手的指導下完成人生的第一張銅版畫!

Exif_JPEG_PICTURE聽到落葉的聲音

第一次對這一位版畫創作者如此感到好奇,是在駐村期間每周五館方安排的作者簡報討論會中,金秉柱無法以語言簡報,他提供了作品投影片及幾件原作,當天由李鍾協館長代為宣讀;在簡報中我們看到他的作品主要是近年創作的「落葉的聲音」與「彩虹的聲音」兩個系列。
金秉柱先生在駐村計畫中與來自不同地區的創作者熱絡的互動著,並非他有過人的語言能力,相反地,「大哥」與我們的互動幾乎不使用到他的語言能力。他年幼失聰,靠著助聽器協助,只能發出簡單的幾個音,一次,在當地中國留學生的協助下我們終於能與金秉柱先生在咖啡館裡用紙筆愉快的談天。他回憶很小的時候他是聽得見聲音的,某天他突然覺得雙耳傳來非常巨大的聲響,耳朵就再也聽不見了。啟聰小學畢業後在金秉柱母親的堅持下他進入一般學校完成中學的六年學業,母親的用意是不希望他覺得自己與同儕有所不同。對美術非常有天分的他曾想要成為一位室內設計師,但高中老師擔心這個職業有許多需要與客戶討論的機會會影響他的自信,鼓勵他往純藝術發展。
對金秉柱而言,版畫有許多的製作步驟需要思考,這是與設計相接近的,再者,他喜歡色彩,而版畫的用色方式讓他更能有接近色彩的感覺;他喜歡自然,他與他十二歲的兒子一起在自家庭院用望遠鏡看星星月亮,用顯微鏡看樹葉花朵,在他的世界裡,落葉有它的聲音,天空中的彩虹也有。

沒想過要做多久

金秉柱研究所畢業後,在金龍植老師的協助下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室(師生也成為鄰居),現在他是全職的版畫創作者,他的版畫用色大膽,題材自然,在韓國還算受到歡迎,有時他也把自己已經絕版作品的(銅)版用線鉅去除背景後上色處理成作品。問他是否會一直從事版畫創作下去,他回答不一定,他想一直做的是作品,不一定非要是版畫,也沒想過要再做多久。

【後記】
駐村作品發表展覽開幕後,金秉柱邀請我們到他位於곤지암 (Gonjiam)的工作室和住家,與同是從事版畫創作的太太許文丁女士以及他們喜歡研究礦石的天才兒子共度晚餐。至今我還很難想像自己是如何在完全無法以語言溝通之下,對一個僅僅相遇兩月的人有如此深刻的認識和推崇,謹以此文將金秉柱先生介紹於台灣喜愛版畫的朋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