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畫學會歐洲自我拓展-談2011年馬德里版畫博覽會之參予

早晨準備進入會場工作

早晨準備進入會場工作

<文/張家瑀>

回想1993年正是筆者在Sevilla大學藝術學院進入研究所階段選擇雕塑或設計與版畫組別的決戰時刻;原因在於在補修大學部2年10門的課程中,所上過的立造和雕塑是最引發我全力經營的課程,光是在泥塑階段就整整用掉兩年的時間,再加上暑假也接受友人的委託創作,感覺求學和生活的重心是要朝女雕塑家的路前進。俗云:人(男)怕入錯行。這句話當時在自己的腦海中不段盤旋,畢竟自己當時好不容易說服了一切,包括離開自己無法繼續喜愛的郵局工作,不想讓自己再次走錯路徑,人生畢竟只有幾個10年!!! 說實在,當時未設定自己到西班牙將朝往哪個特定的創作方向專研,在於自己要將原先在台灣所學的設計轉向純藝術創作之路,主要的關鍵是自己對於設計這行業沒有絕對的認同感,自認為這樣的工作質性無法讓自我在心靈上維持簡單的意境。但也許是冥冥中自有命定,在關鍵時刻,我竟然還是念舊式的選了版畫與設計組。

1992年的西班牙是世界完全注目的國度,當年四月開始我唸書的Sevilla 舉辦世博會,是為了紀念哥倫布發現新大陸500年,而Sevilla是當年哥倫布船隊的啟航點。8月巴塞隆納舉辦奧運,中華棒球隊那年獲得第一面奧運獎牌是銀牌,我趕了1000多公里路去看那場賽事,現在想想果然有年輕的熱力啊!!!

隔年,La Estampa就在1993年10月盛大創辦,10月初學校裡同學們即紛紛開始討論是否該去Madrid看看這創舉的純粹版畫藝術大展,La Estampa一出場就以設定為全西班牙和國際邀集的型態舉辦,全西各大藝術學院師生們也幾乎排定Estampa為年度必看的大展之一。那些年,我會和同學們一起或自行搭乘6小時的夜間巴士,赴相隔540公里的馬德里觀賞。

La Estampa的舉辦原就設定為長遠和國際性的版畫大展,成立之時皇后Sofía女士即任榮譽主席,展場已第三度更換,最後落角於全西重要大型展演的國王Juan Calros 一世世貿園區,位於8號線地鐵站<Campo de las Nacionales>。Juan Calros 一世世貿園區共有14座大型展館,規模和設備極為完整。

來參觀版畫博覽會前後不下於十次,學生時期是懷著朝拜的心情到一個以版畫環繞整個大展場的觀園之心境,每一屆在觀賞的過程中總是有那麼許多驚喜讓自己在會場內流連忘返,也因為是要購票進場,記得當時是1000元西幣,折換台幣大約為200元,那是當時週末在餐廳打工11小時的一半左右的工資,再加上必須向餐廳請一個週末的假,來回交通費和在馬德里的住宿和吃飯等等的開銷,是當時身為窮學生的我一筆不小的開銷,但無論代價如何,我抱著能去看和吸收新知的想法,在學期間每年都前往觀賞。當時的幾年期間在展場中每年可以短暫直接交流請益的藝術家包刮後來成為我的製紙師傅Kikis Alamo、Rodrique、等人。當年一起念書競爭專功完成版畫藝術博士學位的同學好友Ana Soler Baena已成為西班牙版畫學術界重要的研究小組負責人,今年大會的學術研討會即由他的研究團隊發表研究成果和新書發表,我雖榮幸成為他們籌劃小組的一員,但論文發表時並未前往現場,原因是顧念著我們的展區。

1999年返台任教以後與La Estampa的聯繫可以說是完全隔離,每年的10月下旬是學校上課的期間較難前往觀賞,只能偶在網路上觀看有限的線上資料。

直到2005年前往Kikis的Papelki手工製紙工作室進行一學期的製紙研究,當十九月到他們那邊時,總是聽她和她先生Josefo叨念著10月版畫大展的事,讓我回想起當年在Estampa中他們的攤位能夠吸引我的因素有許多,其一是他們攤位上沒有版畫作品,還有有許多前所未見的紙張總類,厚厚的手工版畫紙是最讓人無法抗拒的,用來印製凹版或綜合拼用版效果奇佳,後來才知道Eduardo Chillida都是使用Kikis師父他們手抄的版畫紙。

2005年La Estampa期間我自告奮勇到馬德里幫忙Paperki攤位的佈置和顧攤,往常都是週二佈展,週三開展,以觀者的狀態我所能觀察的謹只是週五或週末的展出情況,未能感受到整體的運作和佈展的所有情況和各項細節。研習製紙期間,我配合著工作室的工作時程,早上協助製作紙張,下午和晚上準備La Estampa將要展售的其他物件。Paperki工作室沒有印版機,又沒有帶自己的版畫作品,所以當時我設定以工作室裡各類不同的精美紙張創作20本不同創意的手工書,可以在如此盛大的活動中看看手工書被接受的程度,每本都是單一製作所以速度上無法衝快,雖然Kikis偶而會說與工錢無法相比擬的東西就不能算是做生意的好方法,但我還是趕出了20本還算滿意的創意手工書在Estampa裡展售。

20130718-04

運送作品

雖然當時Josefo決定佈展日前一晚12點開車自Hondarribia出發,預估在清晨6~7點到達展覽會場,10月底西班牙的北半部都已經在5度左右或更低的氣溫,我們三個人在大型休旅車前座與後面塞滿的各樣紙張和展示桌以及椅子和佈展工具,搖晃了6個多小時,終於抵達會場,並開始以車子排隊等候8點進場。那回我們三人一夜未眠,又接著繼續佈展,要將車上整車的物件搬推入場就耗掉大半的體能,感覺在精神和體能上都是極度的挑戰,記憶中當日佈展完成時已經是晚上9點以後的時間,離開會場時還有許多攤位在趕工佈展。接續而下五日的協助顧展也是精神和體能的大考驗,來買紙張的人潮不斷接續而來,要說明紙的用途,要協助包妥賣出去的紙張等等這些小差事,就夠忙上整天了!!! 這是我個人對於國際展覽直驅佈展和顧展的初體驗,身心勞累,但也換來寶貴的協助經驗。而那辛苦製作的20本手工書,除了留下一本給Kikis作為紀念,其他以每本10 ~ 30歐元的價位全數賣出。

2007年大學時期的素描教授Pilar Garcia Abril以E-mail詢問我是否願意一起在Estampa參展,由一家在Sevilla的線上畫廊籌組,預計由12位版畫家分攤展場費用,每人繳交950歐元,分兩階段繳交。我即刻應允了Pilar的邀約,心想十多年後終於有了參展機會,更要感謝當年的恩師之提拔,機會來了即刻把握。這是筆者第一次以參展版畫家的身分出席此版畫界大展,展出的作品行前也是多所琢磨,為了讓自己多年來的研究突破能被看見,最後決定將印在陶版上的作品前往一試探測觀眾的反應。
依筆者的仔細觀察,那年參展的陶版版畫在Estampa確實引發許多觀者的注意,不同族群所引發的觀點不盡相同,重點在於引發觀者詳細觀看,和交換他所看到的意見。當時許多正面的意見回應是促使持續在這領域研究創作的主因。這一年我們的攤位首賣品是我的一幅小品,是個好的開端。

2008年榮幸的接獲圓緣藝術基金會的邀約,協助籌劃該基金會所收藏的版畫作品參予第16屆La Estampa的展出,我自認為有2005年協助Paperki工作室參展的經驗,因此認為能夠協助完成此項跨國連繫的策展活動,而接下了此項任務。所不同的是,那次的參展作品已經完全在基金會中,比較費精神的僅只於和主辦單位訊息上的連繫,每個時間階段參展單位必須回應和填交所該繳交的各類資料。當時要參展的作品都在上海和杭州,要連繫好選定的作品、運送時程和在馬德里製框等的籌備工作,行前的2個月時間幾乎每天在線上自我觸和台北、上海、杭州工作人員連繫討論。最終出發的前5日才決定加派一位台北的工作人員一同前往,因為估算財務上的管理、帳務和布展以及顧展都需要另一位協助人員。

佈展當日,將預先寄達馬德里的作品送達會場,並等候製框公司將裝裱的作品送抵,包括圓緣的麗芬和臨時找來幫忙的留學生共有5人進行佈展。所遇到的問題,有兩位壯丁都是在馬德里唸書,但是都非美術科班,執行效率未能如預期中的快速,加上工具不足,梯子要借,鐵槌等等工具都要借,幸虧當時師父Kikis他們再次參展,成為我們的大救星,所缺的任何工具都去Josefo向百寶箱的工具箱裡拿取借用。那回連賣畫刷卡都是找Kikis他們幫忙,撤展時沒有賣出去畫作上的框也都委請Kikis他們運回工作室,才解決了展覽結束之後畫框難以處理的窘境;自此,版畫裝框與否是筆者認為跨國際展出必須慎重考慮的問題。

暑假以前收到主辦單位E-mail通知函,2011Estampa即將開始籌劃,當時感覺時間還早沒有太留意和考慮此事,到暑假期間重又再仔細思考,幾經思量認為這是一件必須立即行動的事務,在要慶祝建國百年國慶的時日越近之時刻,那種內心中 “別再等待” 的吶喊越為強烈,而開始了這次的 “版畫學會”作品走往歐洲的策劃決心,當然如此的想法,還是請教了廖老師、楊理事長和其他位版畫界前輩的認同與支持,才開始與La Estampa主辦單位聯繫爭取參展機會。當時的詢問時間點早已超過大會籌組確定參展單位的時間,但是在伊媚兒書信中說明了我們是一個長時組織的正式團體,而說服了主辦單位,同意我們 “版畫學會”團體的參展。

歐洲經濟狀況在今年仿如一片白雪的冰寒世界,十月底的馬德里寒冬恍若已經提早降臨,所見的服務業如旅館、餐廳、Bar和美術館,紀念品店等地方還是頗富人潮;但是,往年的Estampa程序為佈展一天,展出5天,早上11點開放參觀到晚上9點結束;今年策略改變,展覽日期調為4天,每日10點開始展出,結束時間同樣是為晚間9點。每天12小時的顧展工作,絕對是體能和精神上的挑戰,今年我們5人小組輪流顧攤,還有北藝大23級畢業目前在馬德里專攻學位的奕如鼎力相助,她也明知我們沒有酬勞支付,確還是熱心前來幫忙,5人團隊中有4位和北藝大有關,奕如像義工一樣前來幫忙頗為感動。

版畫學會工作人員與駐西班牙大使及代表處人員合影

版畫學會工作人員與駐西班牙大使及代表處人員合影

最後一天第一時間,駐西班牙侯大使夫人前來,原以為大使夫人是來幫我們打氣、鼓勵,萬沒想到,她直接說要留下來幫忙,夫人對於藝術早有許多接觸和認識,更當過許多的展場義工協助導覽,因此,在我們簡要的向她介紹版畫各類版種特質之後,在Estampa展出的最後一天人潮大量湧現的當日,她為我們向許多觀者介紹作品,直到晚間8時多方才離開,我生平第一張年畫也經由夫人的詳細解說,由一位女性買家購藏,真是萬分感謝夫人的助力和支持。

前面說到目前在西班牙感覺到經濟活力消退,生活層面感覺還是正常運作,去大超市還是滿滿的購物人潮,幾次在餐廳用餐,雖非爆滿,但用餐人數也讓服務生們忙到昏頭轉向,下午喝杯咖啡也是大有人在,街上的逛街人潮、週末夜間的出遊小聚較以往的狀態並沒有什麼改變。至於在展覽會場中時間提早了一小時,但來欣賞的民眾還是如往常般的踴躍,首日上午確實有許多專業人士到我們展區來溝通交流,如藝術出版的大盤商和出版商,其他畫廊經理人紛紛到訪參觀;報社、媒體記者前來採訪和拍攝。下午開始為民眾參觀時間,約莫到下午中段時間,我們展區開始有年畫作品成交(我和另一位同行藝術家的作品早先有人預先訂購除外),感覺是不錯的開始。

首日下午我們也開始了,斗方的印製活動,原版是椿元所刻製的“兔子”木刻兩件圖象,這是一項推廣和吸引觀者的促銷活動。經由五人小組討論,每張印製在紅色紙張上的小黑兔之定價為,單張3歐元、2張售價5歐元;前來觀看印製過程的人潮很多,但購買的情況並不如預期,有人看來至為喜愛可愛的小兔圖像,但知道每張需支付3歐元而作罷,甚至有些人以為可以免費索取,這樣的現象是以往所未曾感受的狀態。展覽4天,還是賣出了100多張可愛兔,這些收入椿元、維穎夫婦將他歸為5人小組在馬德里展覽期間的餐費補助,由此可以感覺出他們對於這次跨國展出所付出的深厚心意。

今年整個Estampa的買氣經由前來關心的其他畫廊前來表達關切的情況判斷,以及抽空前往其他攤位觀賞時所感受到的狀態,作品買賣普遍性的不近理想,經濟的寒冬果然反應到藝術市場的交易,有好幾位來看畫的觀眾,自其觀看的眼神和時間可以深刻感受到他對於作品的極度喜愛,這時即是鼓勵購買的絕佳時機,但是好幾回都聽到 “我真的沒有錢” 如此直接的回應,並帶著失望的神情離去。

雖然這回賣畫的情況未能達到預期,向國藝會申請的補助案未獲通過,每位參展者展出一件作品必須完全自費1萬台幣,前往的5人更需負擔全程昂貴的旅費;但這回展出於歷史觀點和意義上都極為深遠。以一個正式組織嚴謹的藝術團體名義出征,若能有政府單位的適當補助,在如此重要的國際展覽,我們國家級的藝術家作品,應該不至於沒有裝框,如此直接了當的掛置在展場的白牆上供觀賞。成行前接獲申請補助案未獲通過的通知函,於籌備的士氣上說實在真是深受打擊,但當時只有自我期勉,劍已上弦,勢必出發,既然要執行,無非排除萬難,盡全力完成,使不負大家所託。

Exif_JPEG_PICTURE

展覽現場版印體驗活動,吸引群眾的目光

建國正為百年,版畫學會歷經40載,我們終於排除萬難跨入版畫藝術極被重視和喜愛的藝術國度;La Estampa連續第19年的舉辦,自1993年以來西班牙歷經許多次的經濟蕭條,但是他們辦好藝術活動的決心,正如他們經營自己的家園和國度一般,在每個小角落都是極盡用心,這些景象和成果不會消失,而是逐步經營和累積;今年,我們跨出了第一步,在激烈的國際版畫藝術競爭的場合中,我們作品的整體表現備受各界肯定,也在他們觀者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已為來年打下良好的基石。
要說何處最為感動,我想此構想成立之時,所有願意參予此次展覽的前輩和版畫同好們的共同促成,這是我們大家共同創造出來的台灣版畫歷史,不週之處,亦請海涵,深深感謝大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