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饒衹豪 – 新加坡泰勒版畫院實習

<文/李迪權>

新加坡泰勒02初秋,在一絲溫暖的陽光照射下,約了馬來在北藝大碰面,聊聊他暑假在新加坡泰勒版畫院(Singapore Tyler Print Institute以下簡稱STPI)實習的所見所聞。本名饒衹豪的他,來自馬來西亞,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在籍學生,主修版畫。訪談當天,碰巧是中華民國第29屆版印年畫成績公佈日,馬來以優秀表現榮獲本屆版印年畫首獎殊榮,可嘉可惜。

從馬來西亞藝術學院畢業後,馬來赴台就讀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2012年以交換學生身份進入捷克布拉格藝術學院(Academy of Fine Art in Prague)進修一年。研究所期間除了透過「自主計畫之泰國版畫認識」出訪泰國曼谷Silpakorn University之外,也參與其它國際交流計劃,參訪北京中央美院等亞洲重點藝術高等學府,國際閱歷豐富。

馬來前往實習的STPI成立於2002年,由美國藝術家Kenneth Tyler指導,新加坡政府支持下成立。STPI是一個專門從事版畫出版和交易的非營利性組織,以與各國藝術家合作開發版畫作品為主要業務。

由舊倉庫改造新加坡泰勒版畫院位於新加坡著名景點克拉克碼頭旁,時尚餐廳與酒吧包圍著佔地4000平方米版畫院。院內配置版畫藝術工作室、造紙廠、一個400平方米當代藝術畫廊、藝術家工作室和設備齊全的藝術家公寓。STPI 版印設備主要從美國泰勒工作室購入,當中包含一台100噸液壓平版壓印機。

新加坡泰勒01

問:在何種因緣巧合下去實習?
答:無聊啊!台灣版畫創作者不多,展覽作品重復性也很高。有機會就想到處去看看一些不一樣的東西。過去在布拉格藝術學院享受了高規格的工作環境,無論空間和設備都非常完善,曼谷和中央美院同樣不遑多讓。反觀台灣,不論北藝或者台藝,工作室配置只能呈現夠用的狀態,特別是空間的安排,還有一段崎嶇的路要走。
STPI 一直以來都有開放實習計劃的申請,外國人是無薪實習,新加坡公民可獲少許津貼。STPI網站有詳細的資料,附上履歷,透過簡單的面試即可參與實習工作。

問:實習的工作內容大概是什麼?
答:每天8點半開始是我們上班時間,人員到齊後先進行簡單的晨會,分配當天負責的工作項目。基本上實習生不能進行印製的工作,我們的定位就是助理,幫忙貼貼膠帶放紙等雜事。院內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實習生,在我實習期間同時也有法國美國和越南的實習生,許多實習生並不具備版畫技術基礎,只能從事一些非常簡單的版印工作。
後來我混得比較熟,在印刷師的監督下,也有機會協助印作品。院內的機器皆電動化,
備有精密電動的調壓帶動壓印,數量龐大的石版,需出動推高機搬運。甚至還有磨石頭機器,世界最大的平版壓印機等五星級設備。
除了硬體設備精良,STPI更配置專業造紙師,版畫院所印製的作品皆使用STPI特製紙張,並且紙張不對外販售,工作室也開發大型鑄紙版畫,與其它版種併用。我們慣用的法國手抄紙BFK在STPI被貶為機器紙,只有工作室研發的紙張才是「手工」紙。

問:可以稍微介紹一下STPI人員配置和藝術家之間的合作模式嗎?
答:STPI基本上分成行政(Admin)與工作室(Workshop)兩大結構,配置約10人行政單位負責展覽、交易、教育推廣等工作事項。版印工作室協同藝術家進行創作,製版印刷是我們主要工作,含實習生在內共11人,其中有4位負責手抄紙業務。STPI從全球篩選合適的藝術家前往新加坡進行創作,藝術家會前往新加坡兩次,一次大概都逗留2-6個月。第一次逗留以討論作品製作方式,版種選擇構圖確認等前置作業為主。一切確認後,與藝術家一起進行打樣工作,之後藝術家便可離開版畫院。待作品印製完成,藝術家回來調整細節,檢查色調、簽名等後置作業。STPI以新加坡全球化商業經驗和語言優勢作後盾,大器地以全球藝術市場和各大重要美術館為銷售目標,負責畫廊部分的行政人員也具備大型拍賣公司工作經驗,帶領STPI遠征國際市場。

問:訪問的最後,可以說說STPI實習給你帶來什麼收獲?
答:最大的收獲是讓我重新思考個人藝術語言和版畫材質的關係。實習期間看了一些作品,原來從紙張的選擇,對日後作品質感的取向是那麼大。我希望能夠往材質具備個人特質的方向邁進,或許我也開始研發自己的紙張也不一定。

新加坡泰勒03【採訪後記】
筆者曾在新加坡旅居數年,可以感受到新加坡政府在推廣藝術文化方面豪心壯志。從1989年新加坡制訂了「文藝復興城市」的文化戰略以來,企圖將新加坡打造成21世紀的文藝復興城市。新加坡為了再造就一個新的國際形象,一個富有文化氣息的新興都市的形象,在濱海區最重要的地段建造了一棟造型前衛的國家歌劇院—濱海藝術中心(Esplanade – Theatres on the Bay)。以高科技構成歌劇院建築外觀有著的榴槤造型,並積極引進世界一流的藝術團體前往演出。
除了引入新加坡泰勒版畫院,翻新殖民地時代的政府大樓讓新加坡國立美術館進駐,相續成立新加坡藝術中學(School of the Arts, Sinagpore;簡稱:SOTA)、新加坡藝術師範學院(Singapore Teacher’s Academy for the Arts,簡稱:STAR)、新加坡科技與設計大學Singapor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nd Design,簡稱SUTD )等學術機構。積極培養藝術種子,營造城市文化氛圍,打破新加坡只重商業邏輯,造成文化沙漠城市的負面意象。政府提出的文化政策具備高度遠見,重要的是政府官員並非信口開河,他們具備徹底執行的能耐和決心。筆者旅居期間明顯地感受到藝文活動的活躍度以跳躍式倍增,參與人口從外國人佔多數演變成外國/本國人制衡狀態。
盼望日後有更多的創作者出走台灣,以不同的國際視野帶給台灣創作者更多新沖擊和想象,也期待台灣版畫創作環境更友善和多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