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錦成面─版畫工坊的獨立時代

〈文/黃椿元〉(椿版畫工作室)

隨印刷科技而演進的創作媒材

「印刷術」是傳遞人類訊息的重要媒介,而這些訊息並非僅限於文字。在歐洲啟蒙時代前,由於文字使用並未普及,許多知識及技能便以圖像的方式記載下來,再透過凹版印刷術的複製發行與傳遞,也成為印刷術起源的功能之一;而東亞文化也以中國的「農民畫」、「年畫」及日本的「浮世繪」等,將常民生活百態細緻的紀錄流傳,這些案例都說明了印刷與繪畫的連結。然「版畫」一詞正式的定義卻是20世紀中期以後的發展了;「版畫」是隨著印刷科技的演進而衍生出來的創作媒材,條件有三:它是間接性的 ﹝註1﹞ 、它具備複數、它是限量的。從另兩個面向看當下版畫的情狀:其一,今日所談論的「版畫」一詞,其實是累積了東西方各地數百年的印刷術統合,而這些繁雜的技法也正由各地的獨立工作室傳承保留或逐步佚失;其二,數位印刷與出版,同樣可以被歸類為當代印刷科技演進的一環,其發展對版畫領域影響舉足輕重。

國際工作室參訪概況

學習養成背景的關係,筆者近十年來偶能有機會隨著國際交流或展覽,到國外的版畫工作室進行參訪。本文將到訪過的工作室約略歸納為如下類型:

(1) 國家挹注資源型態:此類型態的工作室從場地規劃、設備材料取得、技師訓練等皆由國家編列預算營運,進行版畫的印製及出版。如新加坡泰勒版畫院(STPI 註2  )、中國觀瀾版畫原創產業基地等。這類工作室不論在硬體設備或是經費、人力資源上均具有較高的支配度,整體組織架構也較為完整,能夠舉辦較具鑑別度的國際版畫活動。如觀瀾版畫基地舉辦徵件競賽類型的「觀瀾版畫雙年展」、版畫論壇與拍賣會等。

(2) 美術館或公私立學院附屬:以到訪過日本的美術館為例,橫濱市立美術館及町田國際版畫美術館皆有附屬的版畫工坊,提供市民短期版畫課程及開放工作室場地租借時段,學員可於修課之餘,另外申請開放時段進行各自的作品量產。附屬於學院中的版畫工作室主要為教學與創作需求設立,多數將版畫版種分類下的凸、凹、平、孔四項技法,獨立設置成專業教室,具代表性的如日本多摩美術大學、韓國朝鮮大學等。分工更細膩的院校除授課教師,另設有四項版種的技術教師作為創作顧問,如中國中央美院將技術指導歸為「版畫技法工作室」由專職技師負責;專業藝術理論教學轉歸為六個「導師工作室」。

筆者參訪附屬於大學的工作室中,印象最深的是英國西英格蘭大學(UWE)版畫研究中心;該中心除了教學教室之外另有數個獨立研發部門做版印相關的延伸應用研究:如雷射紙雕、3D掃描成形、照像陶版數位雕刻及建構、釉藥調製、數位影像輸出色彩管理……等部門,也承接過許多藝術家的作品委託製作。

(3) 公開營運的民間工作室:以「工作室主持人」為經營主力,「開門營業」是其主要生存方式。藉由工作室「硬體」與「軟體」資產,去創造主持人意圖生產有形或無形的價值。這些工作室中,有的提供工作室技師的專業能力來承接客戶的版畫委託案,如日本的「版画工房アルミィ 3  」。有的則是將工作室環境開放,提供民眾「場地、設備、材料、技術租用」的服務,像是英國的「London Print Studio 4  」、中國上海「半島版畫工作室 5  」。版畫工作室屬於有條件開放的環境,任何人在使用工作室之前都必須經過基本的方法與技術學習,以確保一班民眾也能在專業工作室中獨立執行。因此不少工作室都會提供「學習課程」或「教育訓練」,其目的不見得是為了培訓一名版畫家或版印技師,更多的可能是以整體環境建構提供參與者適當的設施及愉悅的創作氛圍,像是西班牙「ARTERIA GRÁFICA版畫工作室  6  」。工作室隨著時間增加也會有一定的產出與累積,可能會根據需求附設展示及收藏空間,我們也可以在上述的一些工作室購買到它們出品的版畫作品或文創商品。另外,具開放性質的工作室往往也於所在地區,扮演藝文交流平台的角色,從中也不乏看到有趣的提案或駐村計畫,韓國李鐘協所主持的「大田版畫工作室 7  」便是一例。

筆者的「椿版畫工作室」

筆者的「椿版畫工作室」

台灣民間版畫工作室現況

台灣的版畫工作室中目前設備較完善的,仍以學院內版畫教室或中心為主。而越來越多畢業的相關創作者也投入工作室經營的行列;有做為私人創作使用、版畫教育推廣、承接藝術家作品委託製作,還有順著文創產業趨勢延伸發展的版畫綜合平台。

公開營運的工作室中,多數選擇以「教育推廣」 8  為主要經營項目,滿足現代人充實多元藝術類別的喜好需求,或提供相關領域學生競賽及升學的協助。而在「文創版畫創作」部分 9  ,順著文化創意產業的趨勢,工作室創作並限量複製原創作品,並將其導向市場。有的工作室本身即有附屬的展售空間,也提供寄售服務,形成平台。為數較少的「版畫委託製作」型態工作室 10  ,提供藝術家創作過程中設備、媒材語言與技法上的協助。然製作門檻較高,加上工作室在藝術家與作品兩端之間,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其協力創作過程易被忽略,因此比例偏低。

台灣版畫工作室的定位延伸與期待

獨立版畫工作室建立,最可貴莫過於其「特色」的確立。特色可以來自於創新的技法演進,也可以是古典的技術保存;可以是順應潮流的行銷企劃,也可以是精闢歸納後的概念解讀。不可諱言,場所與設備取得只是工作室設置的最初門檻,經營者的方針與執行才是工作室真正無可取代之處。期待未來台灣獨立版畫工作室的多元發展越發蓬勃。

就市場面向而言,民營工作室所面臨的最大考驗與其說是資源(資金)取得不易,不如說是對於市場回饋的擔憂,以至於有志者雖熱血滿腔卻躊躇不前。筆者認為,台灣教學型態的工作室建構既已步上軌道,能夠將創意執行成為限量複數作品的人才也漸足,下一步或許能夠延續在作品的流通與推廣面向上;「版畫」是一座非常適合存在於藝術與商業間的媒合橋梁,在限量複製的前提下讓藝術品樸實的進駐常民生活。

就版畫定義的延伸而論,工作室個別的定位必須明確,但發展面上應該趨向多元;文前提及版畫是「隨印刷科技而演進的創作媒材」,這個定義雖然曾遭質疑為:以合理化的「話術」將新舊印刷術或其衍伸的出版概念一併規納畫入「版畫」的範疇,以至於因為承載的面向含古蓋今,又不斷地向未來預支可能,反效果式的造成認知上的大而不明。但筆者私心地以為,這是與強調「跨域」整合的今日主流藝壇作為牽結的脈絡,也期待依此脈絡能將各個特色明確而又多元發展的獨立工坊織錦成面。

註1﹞ 相對於繪畫的直接性而言
註2﹞ Singapore Tyler Print Institute
註3﹞ 日本園山晴巳主持的「版画工房アルミィ」(Print Work Studio ARUMI)提供專業的版畫委託製作服務,日本國寶級日本畫大師片岡球子(1905-2008)等極為細緻的複製版畫作品皆出於此。
註4﹞ 英國John Phillip主持的「London Print Studio」,工作室發展與經營約40年,提供展覽場及教學教室,並採會員制提供專業創作者空間租用服務。
註5﹞ 中國上海「半島版畫工作室」主持人盧治平為2010年上海國際版畫展的主要策劃人之一,工作室成立於2002年,提供教學課程並為原創版畫銷售畫廊。
註6﹞ 西班牙Raquel de Prada主持的「ARTERIA GRÁFICA版畫工作室」是連結數個鄰近建築空間的社區型態工作室,並有定期作品展售。
註7﹞ 韓國「大田版畫工作室」主持人李鐘協(現為大田廣域市立美術館館長),工作室提供版畫藝術家空間租用服務,2012起並與大田文化財團合作舉辦國際版畫藝術家駐村創作計劃。
註8﹞ 台灣教育推廣型工作室以「AP版畫創作空間」、「互動版畫工作室」、「火盒子版畫工房」、「創意版畫工作室」以及「二枚腰版畫工房」等五所為最早。論主持人資歷則以在中央印製廠雕刻組工作逾50年的孫文雄(退休後成立「孫文雄雕凹工作室」) 最為深;工坊規模則是「苑裡彩田版畫創作空間」最具。由國內唯一版畫研究所─台灣藝術大學版畫研究所畢業生成立的「502版畫工作室」、「田文筆美術補習班」、「CW版畫工作室」、「張賀榮版畫工作室」,此外,還有「EA版畫創作空間」,及「友點子版畫工作室」等皆為版畫創作與教育推廣為主的經營型態。
註9﹞ 台灣文創版畫類別以「324版畫工作室」與「岩筆模版畫綜合平台」最為活耀,兩者除了版畫推廣課程多元外更有文創商品的推出,岩筆模另設有原創版畫展出及銷售。此外由台藝大版研所學生組成的版畫創作團體「樸林特」、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學生組成的版畫平台「4B鉛筆」皆是令人期待的後起之秀。
註10﹞ 台灣委託製作工作室,以「千彩絹印公司」最早,另有「豐喜堂版畫創意工坊」以及筆者的「椿版畫工作室」。

*本文章「織錦成面─版畫工坊的獨立時代」原文刊載於《典藏.今藝術》第257期,02/2014,第46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