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身,走在歐洲版畫路上:歐洲七國版畫筆記(上)

〈文/范思琪〉

起身前

普朗丁莫利斯印刷博物館一隅

普朗丁莫利斯印刷博物館一隅

你知道世界各地版畫的動向嗎?我很好奇,我也想知道。在這好奇心的驅使下,加上申請到歐洲駐村機會,和獲得經費補助的契機,今年自行規畫了三個月(五週駐村、兩週學習、五週參訪),以版畫為主題的歐洲旅行。參訪地點多是平常網路蒐集的口袋名單,因為又喜歡旅行冒險,想去台灣人較少旅遊的地方,最後選定以下七個國家:比利時、德國、斯洛維尼亞、義大利、羅馬尼亞、芬蘭、愛沙尼亞,來滿足自己對版畫的好奇心。參訪過程中有時參觀,有時作口頭訪問,以觀察和了解的心態,去看旅途上遇到版畫相關的人事物,整個行程下來,可以說收穫滿滿,但,如何分享這三個月的收穫呢?如果逐一地介紹機構,我想這些訊息可以在網路上得到,應不需占太多內文比例才是,想了許久,最後決定寫成筆記形式,像是在筆記本裡記要點一般,將沿路上遇到的人事物、體會和感想,融合寫成幾個要點,以作分享。另外,自己接觸版畫的資歷不長,所以接下來寫的內容,不足的地方,也請老師及前輩們多多指教。

在寫筆記前,先大略介紹這次參訪的機構、工作室及展覽。

名稱(機構、工作室、展覽) 簡介
馬賽版畫中心
Frans Masereel centrum
經營藝術駐村為主的版畫機構,位在比利時。
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
版畫研習營
為期兩天的版畫研習,示範四色石版印刷,講者為來自捷克以石版畫特長的Petr Korbelář先生
拉盧維耶爾版畫中心
Centre de la Gravure l’Image imprimée
位在比利時,推動歐洲當代版畫藝術的機構。
Mglc國際版畫中心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Graphic Art
負責舉辦世界歷史最悠久的版畫雙年展機構,位在斯洛維尼亞。
「暗語:版畫」國際版畫研討會Password:Printmaking 「暗語:版畫」計畫的系列活動之一,在斯洛維尼亞舉行。
Il Bisonte版畫工作室
Il Bisonte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graphic art
具系統且完整傳統凹版畫課程訓練的私人學校,位在義大利,常吸引許多國際學生前往學習。
普朗丁莫利斯印刷博物館
Plantin-Moretus Museum
唯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入世界遺產的印刷博物館。
古騰堡博物館
Gutenberg Museum
改變西方印刷史的-約翰.古騰堡的博物館,擁有世界第一套活字印刷術印製的42行聖經。
杜勒故居
Albrecht Durer’s House
版畫大師杜勒生前住過的房子,房內有創作經典留世作品的工作室。
實驗計畫
Experimental Project
羅馬尼亞私人非營利機構,舉辦IEEB實驗版畫年展為主要活動。(註:訪問未完成)
G畫廊 & Grafoteekki
Gallery G & Grafoteekki
赫爾辛基版畫協會所附設的畫廊,經營的方式是利用會員作品風格的多樣性,販售作品。
愛沙尼亞印刷博物館
Estonian Printing Museum
古董印刷機的第二春,一個可以親手印、可以隨手摸印刷機的博物館。
2014芬蘭迷你版畫展
Miniprint Finland 2014
由芬蘭赫拉蒂版畫協會主辦,是開放立體版畫徵件的國際迷你版畫展。
第十六屆塔林版畫三年展
16th Tallinn Print Triennial
位在愛沙尼亞,為策展型的國際版畫展,走向國際化的同時,亦著重在波羅的海藝術家推展上。

備註:在文章中出現過好幾次的英文字詞「graphic」,目前還未找到合適的翻譯字詞,所以先以「版畫」來代稱。

筆記一 作版畫的人都很「死腦筋」?

Il Bisonte 版畫工作室的 Vincenzo Burlizzi 老師及學生

Il Bisonte 版畫工作室的 Vincenzo Burlizzi 老師及學生

從前求學時期,有時會聽到一種說法,說作版畫的人都很「死腦筋」。我聽到後,覺得很有趣,因為從其他人的眼中,作版畫的人似乎存在著某種共通特質,而且已經可以用文字來歸類。如果如此,作版畫的人有什麼特質呢?如果作版畫的人真的是死腦筋,那又如何的死腦筋法呢?這是我很好奇的地方。這次旅行,在義大利認識了Vincenzo Burlizzi老師,我從他身上得到啟發,找到了可能的答案,一些作版畫的人擁有的特質。Vincenzo Burlizzi 是義大利Il Bisonte版畫工作室的老師,原念建築的他,因喜歡版畫,不顧家人反對,放棄建築,從學生的身份進工作室重新學習,幾年後受提拔轉為助教,最後升格為老師,一路走來已在這待了20多年,「這裡(工作室)是我重生的地方」他說,又說未來離開人世後,希望能把骨灰放在工作室的一角,繼續守護著工作室。Vincenzo老師的生命經驗,這種對版畫/工作室從一而終的精神,對我來說,或許反映了作版畫的人特有的特質,就是那種對某件事物付出熱情、堅持到底的「死腦筋」性格。

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石版畫研習營

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石版畫研習營

除此之外,我在他身上也認識到,版畫從「技」成「藝」的一面,他告訴我每個版種就是一門學問,需要長時間鑽研,除了懂得印製版畫外,相關的材料學、工具製作、歷史背景等,都需要有一定的了解才行。工作室創辦人Guaita女士曾告訴他,對一般有興趣作版畫的人,大概花五年的學習就足夠了,但至少要投入十年以上的訓練時間,才有可能成為一名專業。雖然曾受過藝術學校的版畫課程訓練,如果從這標準來看自己,離專業大概還有一段路要走,不過老師勉勵我說:「(作版畫)剛開始會先和版奮鬥一陣子,經歷一次次的失敗後,然後有一天,版便會開始回饋你。」,看起來版畫專業的養成,是需要不斷地磨練技術,靠大量的實作經驗累積,以讓「技」成「藝」。從前看以版畫為表現的創作者,常常執著於單一版種或技法來創作,原先認為,這是為了要炫技,現在從另一角度來看,其實作品呈現的是,他們鑽研版種的階段性成果。我在這個工作室待了兩個星期,以學習雕凹線法(engraving),在這過程中,老師不吝分享他對版畫的體悟,及一些作版畫的「眉角」,像是他跟我說:「版像是位演員,它可以演出不同個性的墨色及畫面感覺,這需要長時間去試,才知到哪個適合畫面。」,或是「凹版畫的各項技法,有各自合適的油墨,例如雕凹線法適合較黏稠的墨,而美柔丁則適合較稀的墨」等等。雖然這些「訣竅」在版畫學習上非常受用,但待在工作室的那段時間,與其聽他說,有時倒不如想直接鑽進老師的眼睛,真想知道從他的眼中看版畫,會是什樣樣的情景,或許對我來說那些可愛又可恨的版,在老師眼中,應該都是閃閃發亮、非常迷人的吧!

 

續讀: 起身,走在歐洲版畫路上:歐洲七國版畫筆記(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