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身,走在歐洲版畫路上:歐洲七國版畫筆記(下)

〈文/范思琪〉

愛沙尼亞印刷博物館一角

愛沙尼亞印刷博物館一角

Note.2 版畫機構可以不靠政府/企業補助來生存嗎?
歐洲到處看的到博物館,或文化機構。那以版畫為主題的博物館/機構有哪一些呢?這些博物館/機構又是如何經營的呢?是我比較好奇的地方。因此在行程中,排了不少版畫相關的博物館/機構行程。參訪下來發現,這些博物館/機構大多是由國家或地方政府資助經營,如馬賽版畫中心、拉盧維耶爾版畫中心、Mglc國際版畫中心、普朗丁莫利斯印刷博物館、古騰堡博物館、杜勒故居等。另外還是有一些是由私人單位經營,但在某些程度上,接受政府文化機構補助或企業贊助,例如芬蘭赫爾辛基版畫協會自行經營的G畫廊 & Grafoteekki,利用會員作品的多樣性,每月固定有一個會員個展在畫廊展出,並將畫廊一半的空間,作為常態的會員作品販售區,然而版畫協會的年度大事,和雕塑協會同辦的藝術博覽會,則是由政府的資助下進行的;羅馬尼亞的實驗計畫,為東歐的一個私人版畫組織,以舉辦IEEB實驗版畫年展為主要活動,其活動經費主要是尋求企業贊助,像今年的IEEB則是獲得OMV石油公司支持;愛沙尼亞的塔林版畫三年展基金會,專為舉辦塔林版畫三年展而設立,目的是推廣波羅的海藝術家的國際性版畫展,然而其背後辦展經費,也是來自其他基金會的資助。因為如此,愛沙尼亞印刷博物館的經營方式便顯得特別,在人力資金缺乏下,卻不依靠政府補助與企業贊助,以與多方機構合作的方式,共享彼此的資源,來維持營運,展示了另一種自營生存術。
走進愛沙尼亞印刷博物館,沒有一般博物館文物擺放規格,裡頭印刷機置放於博物館各處,隨人使用,像極了印刷工坊,迎面來的是國際志工,來向我導覽解說博物館。結束後,付些費用,體驗用活字印刷機印明信片,離開前,還可以買一些獨特的紀念品(由回收材料製成的手工筆記本和書架),如果不過癮,再參加駐館藝術家的假日體驗工作坊,來度過一個充實的午後。博物館位在愛沙尼亞的第二大城塔爾圖,走在街道上,如果沒有地址,很難想像在外觀看似民宅的建築物,裡頭有一個印刷博物館,但來這參觀的人,不少是慕名而來的外國旅客。博物館的建立,是從搶救一批被淘汰的印刷機開始,目的是要記錄保存古老的印刷術。博物館在資源匱乏下,以與多方機構合作的方式經營下去,例如和EVS歐洲志工組織合作,定期有國際志工來博物館服務、和CCC文化組織合作藝術駐村計畫,提供駐村藝術家工作室及設備、也與紙博物館聯合舉辦工作坊等。整體來說,博物館是小規模經營,裡頭展示的設備,絕大多數都是外界捐贈而來。並且和志工機構合作,解決人力開支問題,和文化機構合作,提供場地設備,共享藝術駐村資源。並從遊客的體驗活動,及對外場地租借,販售回收材料製成的紀念品(同時也放在其他商店寄賣)為收入,來維持博物館運作。除此之外,也發現博物館和當地也維持相當友好的關係,駐村藝術家的成果展,不只是在博物館,常常可以在當地的商家展出,而且當地方政府在辦活動時,博物館有時也會配合參與。博物館能如此自立經營下去,我想是有它的道理在。

塔林版畫三年展一隅

塔林版畫三年展一隅

Note.3 為了版畫的未來,用這招有效嗎?
你認為未來的版畫發展會是什麼樣貌?你覺得未來版畫會漸趨式微嗎?在歐洲有一群關心版畫的人,未雨綢繆,正思考著這類問題,並以實際行動作出回應。「暗語:版畫」(Password: Printmaking)是一個由歐盟資助、為期兩年的計畫(2012-2014)。計畫為由六個歐盟(國家)版畫組織組成聯合陣線,藉由共同舉辦活動,分享資源,活化彼此,作經驗交流,以連結出版畫新的可能性。計畫分別為以下六個組織組成:MGLC(International Centre of Graphic Arts,斯洛維尼亞)、TPT(Foundation Tallinn Print Triennial,愛沙尼亞)、FMC(Frans Masereel Centrum,比利時)、SMTG(International Print Triennial Society,波蘭)、MMSU(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克羅埃西亞)、HAE(Hablar en Arte,西班牙)。這些組織有個共同點,都是在處理現代/當代版畫的研究、推廣、收藏、製作和出版。在這兩年的計畫裡,各個機構同意的前提下,規畫以下的交流活動:1. 藝術駐村-分別由每個機構送出並接待兩位駐村藝術家。2. 巡迴交流展-六位策展人選出二十四位藝術家作品,作連盟國家的巡迴展。3. 工作人員交換-各個機構的版畫師或行政人員作兩星期的相互交換交流。4. 國際版畫研討會。5. 版畫相關工作坊及活動。這計畫希望藉由交流活動,讓各國的版畫交織成面,好以在當代藝術裡找到定位。而這次旅程剛好參與到,他們在斯洛維尼亞所舉辦的國際版畫研討會,研討會的內容分成三部分,分別在討論版畫在當代藝術的角色、探索版畫藝術的界限,及談國際版畫展(含雙年展、三年展及藝術節)的過去與未來等問題。其發表人除了(版畫雙年展)策展人、版畫創作者、機構負責人外,也邀請幾位其他領域的學者參與討論,由不同的觀點切入談版畫,展現了這個計畫的氣度。
然而,讓我比較好奇的是,這計畫在執行面及效益部分,六個有理念但不同背景的組織,如何達成共識作活動,這過程想必不容易,而且光是執行計畫,是否就可以改善當下版畫的處境呢?或許就如「暗語:版畫」成果書上所寫的,這計畫是作為一個開端,透過各國藝術家、策展人、機構相互交流,希望未來能因為這個計畫,而產生或大或小新的連結關係,達到計畫的最終目的。整個「暗語:版畫」計畫是由MGLC國際版畫中心所主導,中心位在斯洛維尼亞,當初設立是為了籌辦,堪稱歷史最悠久的盧比安納版畫雙年展,現在中心不只在推廣版畫,近幾年開始與其他機構合作,參與或策畫不少藝術計畫,「暗語:版畫」計畫便是其中之一,而其他的計畫例如2011年和奧地利應用藝術博物館、捷克裝飾藝術博物館合作,舉辦「藝術家的書」競賽且作巡迴展出:2008-2010年,和法國CNEAI及德國不萊梅現代美術館合作,連結每館藝術出版品的知識經驗,擬出一套出版方針,幫助彼此在藝術出版品的經驗。夾在奧地利、義大利及克羅埃西亞的斯洛維尼亞,地理位置很容易被人忽略,然而MGLC國際版畫中心,主動和他國連結,合作參與不少藝術計畫,這積極的態度,讓人很難不注意到它。

暗語版畫計畫-版畫研討會現場

暗語版畫計畫-版畫研討會現場

結語
這三個月走訪版畫相關機構,雖然並不是每每順利,像是曾錯過check-in時間,眼睜睜地看著飛機飛走。曾在近零度的低溫戶外,等上三個小時,結果最後還是被機構創辦人放鴿子等等。但有時也會遇到很棒的事,和參訪機構的館員相談甚歡,結果在館內買書時,還收到不少贈品等等。走訪過程中的不確定感,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遇到什麼樣的人事物,大概就是旅行最有趣的地方。對我來說,這次參訪,收穫最多的是在,對傳統版畫的再認識,及看到「合作」概念的應用。除了自己受益外,也希望以上提供的資訊,能對讀這篇文章的你/妳,在版畫資訊蒐集、手邊正在思考的問題上等等,能有所幫助。(En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