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葛尹風版畫

<文/胡馨月>

以台灣人的視角在看葛尹風的作品時,感覺相當特殊,因為如今全球化的世代下,非常多的藝術作品受到全球化的影響而偏向歐美風格的現象。常常在看藝術家作品時,不容易直接判斷出藝術家的文化背景,尤其在藝術博覽會上,這種狀況特別明顯,舉例來說,有一件風格偏向抽象、普普或極簡風的作品,你可能會以為是歐美藝術家的,結果其實是馬來西亞藝術家的作品。而葛尹風則反其道而行,身為一位居住在台灣的法國人,做了非常多關於台灣文化的題材,對於他來說,這樣非歐美主流的異文化反而更能吸引他。

《神的怪手》系列:《樂生的根》蝕刻版畫 40x70cm 2011

先來談談葛尹風的版畫作品,可以看出他的版畫技法並不花俏,視覺上運用大面積的黑色使白色的線條跳躍出來,使得在留白與簡化的人物造型中,帶有一種樸拙的趣味,並且同時運用凹版肌理表現出黑與白之間的細緻深淺變化,勾勒出一個個奇幻又富有文學色彩的故事。在他的作品中,須搭配文字敘述觀看,而不同系列中,每個畫面中都有一些小人物,而這些小人物可以是虛構、幻想的,但也可以是實際存在生活中你我身邊的人物。

《神的怪手》系列:《深處的長臂》蝕刻版畫 40x70cm 2011

《神的怪手》是針對台北的都市更新計畫做一系列的鋅版畫,敘說的是台北這座城市的憂傷。不論是台北人,或是旅居在台北的過路客,都能感受到,這以都市進步為名的都更,要捨去多少的過往。或許是必要之惡吧,而這些過往,是城市的腫瘤嗎?又或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傷口,而在這還未痊癒的傷口上,又被怪手掀起這隱隱作癢的痂?
他以怪手為創作主體,象徵摧毀又預示著新生的到來。在這套版畫中,層次變得更細緻,讓怪手在晦暗的黑色背景中,以白色表現出它的光芒,以怪手作為視覺上的隱喻。怪手,這在台灣工地隨處可見的建造工具為載體,在他的細點腐蝕技法下,揭露著台灣的現代的困境與無奈,像是華光社區的拆遷、樂生療養院的爭議景象,又或者是台北市地底下的老鼠與鯉魚的隱喻,在這場都市更新的權力遊戲中,各自擔憂他們的生存空間。或許在這場都市更新後,生長在台灣的我們,還不清楚被摧毀掉的是什麼,喪失了什麼,又獲得了什麼,但由一位外國人的鋅版畫中,讓我們看到他的所見所聞,再由他的筆下,寫出一個又一個故事。

《雷文斯布魯克集中營−追憶與紀念》系列 :《工作坊》10x30cm蝕刻版畫 2013

而他對於社會議題的關懷,不限於台灣的題材,也不只限於眼前所見的現實,在《雷文斯布魯克集中營−追憶與紀念》系列作品中,他實際參訪二次大戰的集中營並且訪問曾被羈押在集中營的見證者,讓他創作出一系列關於位於柏林北邊的雷文斯布魯克集中營的創作。不同於前面提及的系列版畫,這套版畫是基於實際被羈押在集中營的訪問而成,所以在畫面表現上面更有敘事感。在黑色的背景中,他用著簡潔的黑灰線條在白色中勾勒出一群群無臉的女囚犯,同樣在人物中許多也是不直接刻畫身體,而藉由衣物之間的留黑擺置,呈現出物件與物件本身應所連結的空白想像,使人產生出具體感,像是裙子跟鞋子之間的空白,就會聯想到沒有畫出的腳,儘管沒有描繪出身體,也能讓觀者有具體的感受。
在他的版畫中,描繪著一群群被高壓者抽動的棍棒與凶狠的狼狗威脅的囚犯,與日日夜夜無法休息,痛苦勞動的日子,勞動、勞動再勞動,搭配上文字的敘述與見證者的話語,讓觀者彷彿重置在集中營,這樣觀者體驗回扣到創作這套版畫的原意,讓現在的集中營紀念館不再只是一個讓造訪者看不出當時的恐怖與殘忍抽象的乾淨空間,而是還原當時的情景,讓人們看見歷史的原貌。

《七個台灣家庭的遊戲之戴家庭》40x136cm凸版 2015

回到他的現實生活中,住在他家附近的鄰居,也成為他的創作題材之一。
《七個台灣家庭的遊戲之戴家庭》,創作模型由法國兒童扮家家酒的遊戲“七個家庭”改編而成的。在畫面中,這間家庭不論是門口或是門內都掛滿了衣服,不論是洗好的或是待洗滌的,看得出這姓戴的一家人是以台灣傳統洗衣店為業,他深入這個家庭,描繪並寫下這個家庭故事。不同於先前的鋅版畫作品,只有這幅為各凸版畫接連而成,並與另一位法籍攝影家余白共同創作,使創作媒材不再單單只有版畫,並在各個刻劃的人物旁,有著各自的攝影照片作為實際存在的真實人物的對照,搭配上他對於戴家每個人的真實故事的描述,從這實際存在的家庭裏,看出在台灣不同年齡層中對於現況,每個人的擔憂、無奈與渴望。

《十全十美的U-bike》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555期

其實這樣台灣日常生活景象,我們每一天都經過,而從未鼓起勇氣去親自了解或探訪過,反而是藉由一雙外來者的眼睛,捕捉著我們的影像,在他版畫中黑與白對話的創作世界裡,主角可以是想像的、虛構的,但也可以是你或是我,這樣尋常的一般人。而作為曾是他的學生而言,在旁觀察,他確實是一位生活的藝術家,他的創作不僅僅限於在他的版畫世界裡,他也創作關於台灣生活的上百張速寫插畫,簡單粗獷,體現出他對於台灣的喜愛。

而除了集中營系列,大部份的作品由台灣的火盒子版畫工作坊協助完成。其實版畫這一個特殊的創作媒材,不像其他藝術種類,像油畫,能由藝術家獨立完成,版畫家需要的不只是創作的基本內涵,也需要技術上的實踐,而這往往也是藝術家的另一個關卡,而這些作品不單單只是藝術家個人的創作發想與構圖,而技師的從旁協助讓藝術家達到他想達到的效果,在經由某種程度上的共同創作與討論的藝術,這也是版畫的可貴之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