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 談葛尹風版畫

  • <文/胡馨月> 以台灣人的視角在看葛尹風的作品時,感覺相當特殊,因為如今全球化的世代下,非常多的藝術作品受到全球化的影響而偏向歐美風格的現象。常常在看藝術家作品時,不容易直接判斷出藝術家的文化背景,尤其在藝術博覽會上,這種狀況特別明顯,舉例來說,有一件風格偏向抽象、普普或極簡風的作品,你可能會以為是歐美藝術家的,結果其實是馬來西亞藝術家的作品。而葛尹風則反其道而行,身為一位居住在台灣的法國人,做了非常多關於台灣文化的題材,對於他來說,這樣非歐美主流的異文化反而更能吸引他。 先來談談葛尹風的版畫作品,可以看出他的版畫技法並不花俏,視覺上運用大面積的黑色使白色的線條跳躍出來,使得在留白與簡化的人物造型中,帶有一種樸拙的趣味,並且同時運用凹版肌理表現出黑與白之間的細緻深淺變化,勾勒出一個個奇幻又富有文學色彩的故事。在他的作品中,須搭配文字敘述觀看,而不同系列中,每個畫面中都有[...]
  • 溫孟瑜創作訪談

  • <文/李迪權> 歡送豔陽高照的夏季,今天台北盆地稍顯涼意。 士林捷運站外圍充斥著四面八方的遊客、剛下課的學生。這地方併攏青春活力,交錯熟悉又好奇的氛圍。 我趕著與藝術家溫孟瑜碰面。 溫孟瑜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美術創作研究所,主修版畫。她最近舉辦一場口碑極佳的個展,也入圍了2014台北美術獎,作品還成為藝術雜誌封面,名氣直線上升。 初見, 溫孟瑜畫作,無不被其特殊質感的處理能力所傾倒。自動性技法,配搭簡潔有力的豔麗塊面;古典繪畫中常使用的藍色系,在扁平化的詮釋下添加了幾分現代感。絹印技法的使用,更有效地製作邊線銳利的幾何圖像和物件。仔細觀察,她運用版畫技法複製特性,將特定的符號、物件重復出現於不同的畫作當中,成為藝術家繪畫系統一種顯著的標誌。 一窺溫孟瑜的創作脈絡,看不見高深莫測的哲學理論、苦澀難嚥的藝術觀念。畫中的風景,乃是創作者重新建構的一道風景線,傳遞她過去的情感記憶[...]
  • 專訪饒衹豪 - 新加坡泰勒版畫院實習

  • <文/李迪權> 初秋,在一絲溫暖的陽光照射下,約了馬來在北藝大碰面,聊聊他暑假在新加坡泰勒版畫院(Singapore Tyler Print Institute以下簡稱STPI)實習的所見所聞。本名饒衹豪的他,來自馬來西亞,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在籍學生,主修版畫。訪談當天,碰巧是中華民國第29屆版印年畫成績公佈日,馬來以優秀表現榮獲本屆版印年畫首獎殊榮,可嘉可惜。 從馬來西亞藝術學院畢業後,馬來赴台就讀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2012年以交換學生身份進入捷克布拉格藝術學院(Academy of Fine Art in Prague)進修一年。研究所期間除了透過「自主計畫之泰國版畫認識」出訪泰國曼谷Silpakorn University之外,也參與其它國際交流計劃,參訪北京中央美院等亞洲重點藝術高等學府,國際閱歷豐富。 馬來前往實習的STPI成立於2002年,由美國藝術家Kenne[...]
  • 繽紛絢麗的木版工作室-- Tugboat Printshop 版畫工作室簡介

  • <文/賴柏文> Tugboat Printshop 位於美國賓州匹茲堡,是一家由 Paul Roden 和 Valerie Lueth 夫婦共同經營的創作工作室,始於 2006 年。Tugboat Printshop 工作室的宗旨寫著 :「...努力為中產階級的藝術產業做出貢獻,為人們創造出真正的藝術作品。對我們來說,藝術是必要的,也努力地使其作品能與當今年代相對應。...因為版畫的複製性,我們認為它是一種容易接近的藝術。我們也希望藉由作品來促進更多的民眾欣賞並培養對藝術的興趣,進而擁有及挑起對傳統藝術的新發現。」 (We strive to contribute to a middle class art industry, creating real works on paper for real people. To us, art is a necessity and we st[...]
  • 微觀大千 --專訪孫文雄老師—孫文雄雕版工作室

  • <文/陳華俊> 12月19日,初冬,寒流來襲,但在一絲溫暖的陽光照射下,我與學生們依舊抱著雀躍的心情來到位於台北捷運永安市場站附近的孫文雄雕版工作室,因為今天可以見到久違的、親切和藹的工作室負責人孫文雄老師,並再睹他神乎奇技的雕凹版畫作品。 什麼是雕凹版畫呢?雕凹版畫是凹版(銅版畫)最早的技法,直接由一種叫推刀的版畫工具刻製而成,約於十五世紀中期形成,其精隨在於運用精確的線條與金屬特有的表面效果,來表現細膩如精細素描般的畫面。相傳約在1460年間,一位浣衣女子偶然將一件濕布覆蓋在當時佛羅倫斯金匠費尼奎拉(M.Finiguerra, 1426-1464)刻鑿過的金屬版上,正好刻痕中留有凸顯畫面用的黑色顏料,在布揭起後形成了印製圖案。這個故事說明銅版技法的出現與中古時期強大的金屬工藝傳統有密切關係,當時的金匠習慣在金屬刻鑿表面後,將硫與煤煙混合塗入刻鑿後的凹槽中,然後壓印在紙上,來掌握刻鑿[...]
  • 金玉清的版畫創作

  • 六月中的艷陽天,與版畫藝術家金玉清約訪。訪談的前一天,玉清高分通過了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的論文口試,正是熱騰騰的「版畫碩士」。 在許多版畫展覽及研習的場合裡不難發現玉清的身影,臉上常掛著招牌的靜默微笑,而玉清的作品正如同是作者本身給旁人的感受;安靜的、璞實的、溫暖的,但也透露著絲毫對於人的疏離。 關於金玉清 2007年獲選 nb5 第五屆新西伯利亞平面藝術雙年展首獎並於 2009年第六屆新西伯利亞平面藝術雙年展期間獲邀舉辦個展。 2011年六月於北投公民會館舉辦重現記憶的時空情感-金玉清創作個展,並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 金:(呵呵笑)對人的疏離應該是我大學時的作品便開始以「家屋」作為主題,但畫面裡總是缺少了「人」,加上從小我的生活圈就比較狹小…,小的時候我就一直有氣喘的毛病,每當下課同學們嬉戲玩耍時,我都只覺得光是上課就夠累人了,放學之後也只想馬上回家。我[...]
  • 『逆旅銅版』雷驤個展訪談錄

  • 提問:陳華俊、黃椿元、林藍婷 紀錄敘述:林藍婷 時間:100年9月13日 地點:臺北市貝瑪畫廊 我記得第一次看到版畫,是1968年美國新聞處在高雄展覽,找了一批美國的絹印藝術家;看過後我感覺到它是我心目中可以追求的東西,覺得為何色彩如此豐富、技巧那麼多變,我非常吃驚並覺得那就是我想追求的。著手找各式的製版資料都沒有結果,後來我發現在臺灣有兩個東西是可以被看到的,一個是旅行社大張印刷的POSTER,用絹印效果比較討喜;另外一個是農復會也就是農發會,做一些小小的宣傳,如農人拿著稻米收割的樣子,這種的顏色比較簡單。於是,我就找到農復會的美術組,請問要如何弄作品,結果他告訴我方法,卻也使我對絹印失望,因為那時他們的方法是用油蠟紙刻切,此方法和我在看展覽時的感覺很不一樣,會受限於用手切刻的技法,於是我就放棄了。 但是我回想自己接觸版印這件事情應是更早之前;小學六年級時,雄獅剛出了十二色的粉蠟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