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

  • 談葛尹風版畫

  • <文/胡馨月> 以台灣人的視角在看葛尹風的作品時,感覺相當特殊,因為如今全球化的世代下,非常多的藝術作品受到全球化的影響而偏向歐美風格的現象。常常在看藝術家作品時,不容易直接判斷出藝術家的文化背景,尤其在藝術博覽會上,這種狀況特別明顯,舉例來說,有一件風格偏向抽象、普普或極簡風的作品,你可能會以為是歐美藝術家的,結果其實是馬來西亞藝術家的作品。而葛尹風則反其道而行,身為一位居住在台灣的法國人,做了非常多關於台灣文化的題材,對於他來說,這樣非歐美主流的異文化反而更能吸引他。 先來談談葛尹風的版畫作品,可以看出他的版畫技法並不花俏,視覺上運用大面積的黑色使白色的線條跳躍出來,使得在留白與簡化的人物造型中,帶有一種樸拙的趣味,並且同時運用凹版肌理表現出黑與白之間的細緻深淺變化,勾勒出一個個奇幻又富有文學色彩的故事。在他的作品中,須搭配文字敘述觀看,而不同系列中,每個畫面中都有[...]
  • 『逆旅銅版』雷驤個展訪談錄

  • 提問:陳華俊、黃椿元、林藍婷 紀錄敘述:林藍婷 時間:100年9月13日 地點:臺北市貝瑪畫廊 我記得第一次看到版畫,是1968年美國新聞處在高雄展覽,找了一批美國的絹印藝術家;看過後我感覺到它是我心目中可以追求的東西,覺得為何色彩如此豐富、技巧那麼多變,我非常吃驚並覺得那就是我想追求的。著手找各式的製版資料都沒有結果,後來我發現在臺灣有兩個東西是可以被看到的,一個是旅行社大張印刷的POSTER,用絹印效果比較討喜;另外一個是農復會也就是農發會,做一些小小的宣傳,如農人拿著稻米收割的樣子,這種的顏色比較簡單。於是,我就找到農復會的美術組,請問要如何弄作品,結果他告訴我方法,卻也使我對絹印失望,因為那時他們的方法是用油蠟紙刻切,此方法和我在看展覽時的感覺很不一樣,會受限於用手切刻的技法,於是我就放棄了。 但是我回想自己接觸版印這件事情應是更早之前;小學六年級時,雄獅剛出了十二色的粉蠟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