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 AP版畫創作空間

  • <文/林仁信> 來到士林芝山站附近,避開車水馬龍的大街,穿過一條僅容一部車子通過、不顯眼的小巷子,巷子兩旁盡是2、3層樓高的老透天厝,眼前斑駁的綠色鐵捲門上,掛著藍白相間的小招牌,「AP版畫創作空間」便是在這裡座落了17年之久。 「A.P.」對於版畫創作者而言,是作品完成簽名時的一種編號方式,但對於蔡義雄老師來說,是一個充滿回憶的空間,是一個以版畫創作和大家結緣的地方---「AP版畫創作空間Artist’s Printmaking Workshop」。 步入室內,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一方大白桌,白桌旁是一台充滿時間感的版畫壓印機,牆上掛滿了版畫原作及略為褪色的展覽海報,另一面牆的架上擺滿了各式油墨、顏料、工具及瓶瓶罐罐,在這個架子下方是由各種大小不一的抽屜所組成的玻璃桌,再另一牆邊的櫃子裡,也規矩的擺放著各種版畫相關的物品,這個看似擁擠又井然有序的空間,可以看出蔡老師對於版畫工作室的嚴[...]
  • 大點點、小點點齊聚「友點子」

  • <文/廖秀梅> 過了「而立」好多年,在工作及家庭的雙重羈絆下,重回校園攻讀碩士學位,從沒想過熄滅已久的創作熱情會在依山傍水的「友點子創作工作室」中被燃起,更凝聚了一群有創意、有熱忱的大小點點們一同創作,從事社造。一切得話說從頭‥‥‥ 一場版畫研習中,結識了台師大客座專家暨駐校藝術家-沈金源老師,在沈老師親切不藏私的傾囊相授之下,習得版畫領域的些許皮毛,自此確立創作的媒材與方向。版畫異於其他藝術創作類別,需要專業的器材機具輔助,也需要像沈老師這樣學有專精的老師引導提點,但苦無創作環境的我,身陷於窘境中,眼看這股重燃的熱情將要熄滅了。 睿智的沈老師看出我「無米之炊」的難為,但師生倆以人物力皆不足的條件下,催生一間可以恣意創作的版畫工作室,可說是遙不可及的夢,但夢竟然成真了!在沈老師摯友-賴振輝老師的牽線號召下,攜家帶眷的我與一群有志從事版畫創作的夥伴們,在離家二三十公里之遙的基隆市五堵區[...]
  • 「版畫非版畫是名版畫」-鄭政煌創作分享

  • 態度 版畫創作對於我而言,就像天邊偶然飄過的雲彩一般,輕輕的劃過心底卻留下永不抹滅的記憶,所以版畫媒材就成了我創作形式發展的基底。藝術創作如果沒有從自己生活的時代裡提煉出新想法和新的形式,是無法準確的將這個時代的特性呈現出來。而新的時代需要新的思維及新的形式,這是藝術創作不變的道理,在藝術創作的國度裡,是容不下因循苟且的作品。這也是我面對自己創作時的態度,這裡的創新不是因為標新立異而創新,而是在新時代中人心的轉變,所以才要有新的形式來融攝這個時代的心,敏感的藝術家當能嗅出這轉變的端倪。如果一件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作品,又如何能在這個時代被記錄下來,必然會消逝在這代人的記憶中。 嘻哩呼嚕做版畫 我對於版畫創作的認知,可以借用金剛經的句子改寫為「版畫非版畫是名版畫」,來為版畫創作做最好的註腳。 或許是天生懶散的個性使然,我個人在做版畫時,常常不喜按傳統版畫的作法來製作版畫,我喜歡隨性的去運用[...]
  • 駐村分享 韓國大田版畫駐村遇見金秉柱先生

  • <文/黃椿元> 初識金秉柱先生應說是被他的作品所吸引! 甫到大田展開駐村的第一日,適逢當地感恩節假期,駐館的韓籍藝術家們都返家過節了,工作室進門的裱板上,貼著兩件待乾的凹版畫,屬金屬版深腐蝕技法,雖然對於銅版畫未曾鑽研,但是看到紙上畫心邊緣的深刻壓痕、複雜套色表層最凸起的金色油墨在午后陽光下折射出細微的金色顆粒,以及顆粒堆聚出的特殊質地…,從一件彩色凹版畫提供出的線索不難判斷勢必有高手在此出沒!屬於是將材質、技法及呈現質感玩弄到成精一類的銅版畫高手!!他是金秉柱先生。 先談談這個「版畫駐村」。 韓國大田廣域市立美術館李鍾協館長,是整個駐村起源的主要推手。1980年代,李館長赴日本多摩大學進修版畫,學成後除了專業技藝也帶著滿腔熱血回到韓國,他成立自己的版畫工房、獨立創作並從事版畫教育推廣,當然,他也經歷了日韓的版畫發展高峰及低谷。隨著當代創作媒材的推陳演進,李館長以「版畫以後」作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