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畫觀點

  • 話說甚麼是畫報?

  • <文/宋佳璇> 版畫有複數的特性,因此早期被應用於印刷方面。而印刷術的出現,我們可以追溯至隋唐,雕版印刷風行之時,因為印刷術的出現,使得資訊傳播開始變得比較普及,文字也開始大量流通。雖然說文字開始流通,但是早期文盲的比例還是很高的,因此大家猜猜看文盲要怎麼得知最新資訊呢?第一種答案:比手畫腳(只是文盲,不是聽障唷!)。第二種答案:聽旁人告知最新消息 (所以古代才會有以訛傳訛這句成語)。第三種答案:看畫報 (這是專業人士的答案) 。 今天就是要跟大家來談談甚麼是畫報,根據中國大百科全書對畫報的定義如下:「圖為主,文字為輔。」(註1) ,由此可知畫報中,圖是主題,文字只是輔助閱讀而已。 畫報由來 那畫報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盛行於中國的呢?其實畫報的興起跟清末民初的傳教士有密切的關係唷!怎麼說呢?就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話說石版畫大約於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初(1830左右)傳入中國 (註[...]
  • 水印木刻凹凸版的製版與印刷(下篇)

  • <文/郭榮華> 第三節 水印凹版的印刷步驟   1.上墨:用水彩筆沾色墨平均散列在版面,還得適度控制墨量;墨太少不容易刷開,墨太多,版面邊緣容易積墨髒版,不利擦邊。   2.刷色:毛刷以繞圈的手法,先刷勻中間大部分的面積,再小心而平均地往四邊刷勻,儘量不使餘墨弄髒側邊。 3.刮色:刮刀的橡膠條硬度、刮刀和版面的角度、力道和行進的速度,都影響著刮色的品質,因此,拿定合宜的角度,保持輕鬆而沉著的力道,才能一刮而就。若版面太大,可左右各刮一次,只要使力得當,並不會影響整體效果。 4.擦邊:金屬凹版先銼邊再磨亮,使方便擦邊。水印凹版的版木於製版時,側邊和四周邊緣仍可塗透明漆,刮印時較不容易沾染色墨,既容易擦邊,又不致印出很強的邊痕,色墨也沒有外滲的困擾。 5.對位:水印凹版必須使用版外對位,取紙對位前先洗淨、[...]
  • 水印木刻凹凸版的製版與印刷(上篇)

  • <文/郭榮華> 水印木刻凹凸版的製版與印刷,不但保有直接藝術的繪畫性,還結合製版疊印各樣材質肌理和色彩,使作品同時具備創作者的揮灑痕迹,和製版後再經轉印的版趣刀味;筆者所曾涉獵的創作形式─書法、陶藝、油畫的領會和感動,仍能匯集於當下的創作中;不因版畫反忽略所含融的軌迹。 版畫的完成,需仰賴技法的支撐;其可能的表現形式中,說明了藝術性與技法之不可偏廢,對技法的高度自覺,才能「技道兩進」(註1)。材質、色彩、質地的水乳交融和相映成趣,本是創作歷程所喜聞樂見,且以作品「淨」、「白奸」的完成為例: 先試做小品(10×30cm),再放大尺幅(30×90cm)完成創作。先預想較大作品的可能狀態,是較為嚴謹的作法。能細數不同版材質地、尺幅大小的視覺感受,和畫面力量的提按、折衝。以水印木刻凹凸版的技法,模仿金屬細點蝕刻凹版的質地。淺灰、中灰和黑色凸版結合深灰水印凹版的疊印作品,鋪陳重黑用白[...]
  • 單版複刻簡易圖文教學 – Self Potrait 《期待》

  • <文/金炫辰> 這是自畫像系列中的期待,人是因為期待而有了生命力,在人生旅程中因為有期待而有盼望,對內面的自己、對親人、對未來種下盼望與夢的種子,期待它發芽成長,結出果實。當你忠實於現在的每一瞬間,真誠的雨露便會滋潤你心靈深處的種子,使它發芽成長、歡喜綻放。來〜笑一個啦!充滿期待,微笑的自畫像,不錯吧! *因為這幅作品的版印完後版都已破碎,無法重印,於是用小版來示範,雖然與原來的作品有點不一樣,但刻印過程是一樣的。 先準備三夾板、平版油墨、調墨刀、美工刀、雕刻刀、網狀膠帶。單版複印技法,運用一塊版來做多重疊色,通常從淺色的底色開始印,比較容易疊色,譬如先印黃→紅→綠→藍→黑,但我的製作方法卻是先從黑色開始。 在動刀刻版前先滾黑色,印完黑色後再刻出我要的圖像,如此可看到大約的主題輪廓。將主題輪廓印在紙上後,要如何在黑色的底色上表現出各鮮麗色彩之間的和諧呢?從黑色退一大步從頭再[...]
  • 凹版技法—論凹版印刷(1)

  • <文/陳華俊> 自1988年我的老師吳石柱先生由比利時回國,擔任文化大學美術系版畫教師,指導我們做版畫以來,一眨眼接觸版畫也二十幾年了。當時吳老師教我們的就是凹版畫,也只有凹版畫。因為那是我對版畫最初的接觸與認識,因此對於凹版抱有很深刻的情感與記憶,猶記當時我們一夥人對於版畫充滿了熱忱,往往討論的話題就是關於版畫,版畫的製作方式;失敗的經驗;以及如何克服製作經驗的不足所導致的失敗!不過,在當時我們沒有注意到因而在討論過程中往往被忽略的問題,就是因印版方法不同所導致的不同效果。 當我們提到凹版技法時,往往會將重心放在凹版的製作方式,在現今版畫叢書裡對於凹版畫的各種技法多有介紹。然而,所謂版畫,不只在製作過程中需要理解各種技法之運用,事實上,印刷的過程也很重要,儘管在製版過程中費盡千辛萬苦,如果印版技術不夠純熟,那麼一切苦心都是枉然,不過在國內許多凹版相關書籍中,印版的方式卻很少人仔細充分[...]
  • 「版畫非版畫是名版畫」-鄭政煌創作分享

  • 態度 版畫創作對於我而言,就像天邊偶然飄過的雲彩一般,輕輕的劃過心底卻留下永不抹滅的記憶,所以版畫媒材就成了我創作形式發展的基底。藝術創作如果沒有從自己生活的時代裡提煉出新想法和新的形式,是無法準確的將這個時代的特性呈現出來。而新的時代需要新的思維及新的形式,這是藝術創作不變的道理,在藝術創作的國度裡,是容不下因循苟且的作品。這也是我面對自己創作時的態度,這裡的創新不是因為標新立異而創新,而是在新時代中人心的轉變,所以才要有新的形式來融攝這個時代的心,敏感的藝術家當能嗅出這轉變的端倪。如果一件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作品,又如何能在這個時代被記錄下來,必然會消逝在這代人的記憶中。 嘻哩呼嚕做版畫 我對於版畫創作的認知,可以借用金剛經的句子改寫為「版畫非版畫是名版畫」,來為版畫創作做最好的註腳。 或許是天生懶散的個性使然,我個人在做版畫時,常常不喜按傳統版畫的作法來製作版畫,我喜歡隨性的去運用[...]
  • 我做的不是「版畫」:關於版畫創作的幾點思考

  • <文/陳曉朋> 版畫就像人類:所有人都是一樣的,然而每個人又是不同的。我以為重覆有種精神性的力量,具有一種虔誠的質地,如同默念玫瑰經般。(Prints mimic what we are as humans: we are all the same and yet every one is different. I think there's a spiritual power in repetition, a devotional quality, like saying rosaries.) ──琪琪史密斯 (Kiki Smith), 1998 不只是版畫 身為版畫創作者和教學者,卻以「我做的不是『版畫』」為題發表文章,其實要討論的不是做不做版畫這件事,或是不是版畫這個問題,而是藉由引號的使用,來強調並提引出幾點關於版畫創作的思考。 以本文開端的引言作者為例,美國藝術家琪琪史密[...]
  • 淺談版畫的藝術市場

  • <文/黃椿元> 此次造訪於馬德里舉辦的「2011西班牙版畫博覽會」除了驚嘆在一片景氣下滑的聲浪中在地「平民收藏家」逆勢不墬的買氣,以及有如全民運動般蜂湧的進場人氣,當然還有大型的藝廊及版畫工作室搬出Pablo Picasso、 Antoni Tàpies、Joan Miró…等超級A咖原作的傲人才(財)氣!從前如同童話故事般被教育著關於「版畫」原作市場的普及性、流通性於博覽會期間「真實地」上演著。 台灣的版畫藝術市場雖然相對規模較小,發展的現況也不如歐洲國家的市場規格,但發展模式卻也大同小異;初略可將在藝廊或藝博會等常見的版畫原作分為以下三類: (1)版畫家及工作室的原創版畫 由版畫或其它種類創作媒材的藝術家,於版畫工作室中親身或透過印版技師的協助所完成的版畫作品,此類的作品藝術原創性高,能充分表現版畫獨特的視覺呈現表情與張力,例如於博覽會中所見Pablo Picasso的蝕刻銅版畫[...]
  • 原創的無限延伸

  • 專欄:原創的無限延伸/王振泰老師 這是一個「物質」充斥的時代,速度與資訊不斷跳躍追擊,每一個個體與地球村的多數人可能同時使用與消化一樣的商品,背地裡卻千方百計地追求如何與他人與眾不同!或許藝術工作者的表現媒材不在於「缺乏」,而在於「過多」。也因此,「選擇」就必須是一種眼光和定力的挑戰! 版畫藝術亦然!為什麼呢?版畫藝術是一種必須透過「版」與「印」的過程,追求「表現什麼」的藝術,雖然呈現的是心象表現,但在版印的過程中,卻包含了十分細緻與繁複的技巧,與眼花撩亂的媒材。這不是畫的好不好的問題而已,而是創作者如果不透過「印」,就很難表現心中滿溢的原創與熱情。在版畫藝術之前,旁觀者並不容易理解凸版刻刀刀觸與凹版細點腐蝕之間製作與美感的差異!縱使形諸文字與圖片,也常有隔靴搔癢的感覺。 版畫藝術的創作過程,老實說,並不是外界一句讚美就可以帶過的;相反的,它十分辛苦、寂寞,比較像一種試煉!創作者不斷[...]